第3章 小混蛋!你是怎么知道的!?

    “真的吗?”看到十二个人躺在那里并没有什么动静,覃青怀疑的问,

    “齐锐!他们好了?”刘队也过来问道,

    “嗯!他们的魂魄已经被我召回!暂时无碍了!”

    “这么简单!?”覃青也没看他干什么,就弹了一曲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的曲子,然后喊了一声,不过由始至终倒是都神奇的,最起码那悬空燃烧的火焰就非常的特别。

    “简单吗!?我想除了我之外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这点吧!”齐锐很不谦虚的说道,

    “你刚才喊的那是咒语吗!怎么感觉和别的道士喊的不一样?”覃青对齐锐越发的感兴趣了问道,

    因为刚才齐锐那嗓子就跟看电影里抓鬼的道士一样,但好像喊的不太一样,不是应该急急如律令吗,怎么这个小老道喊的是天师敕令!

    齐锐挺了挺胸脯骄傲的说道:“我可是天师!自然喊的和别人不一样!我可比一般的道士高明很多的!”

    “我怎么没看出你很强啊!?”覃青就算知道齐锐强也不愿意承认,因为他之前咽着口水看人家大姑娘果体时候的表情还历历在目呢。

    “不懂了吧!别的道士需要借法!而我基本上不用!因为我是天师,直接就可以使用道法降魔除妖!锁魂练魄!”

    看到齐锐很嘚瑟,覃青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再说这对她来说也不是很重要,看到十二个人还都闭着眼睛躺着,覃青问道:“他们哪里好了!?”

    “因为我还没喊让他们醒过来的咒语!”齐锐笑道,

    “那还不赶紧!他们的家人都快急死了!”覃青催促道,

    “好!我这就念咒语!”齐锐往前走了两步,双手在胸前打了一个手印,然后大喊一声:“都醒醒!你妈喊你们去吃饭啦!”

    “噗!这是咒语!?”覃青忍不住踢了齐锐屁股一脚,

    齐锐捂着屁股笑道:“漂亮姐姐!别人说不是咒语,到我这里就是咒语!你看他们不是都醒了!”

    覃青一看!果然十二个人全都睁开了眼睛,不过这些人看到脏兮兮和乞丐一样的齐锐都是一脸的鄙夷,哪里还有之前痴傻呆捏的样子。

    “这明明就是你一声咋呼把他们喊醒的!”覃青绝对不相信刚才那是一句咒语,尤其是这小子还在可恶的笑,一看就是在逗自己玩呢!

    “我怎么躺在这里!?”一个村民醒过来惊讶道,

    “是啊!这里是村委会吧!我怎么到这里来了!?”

    “没事啦!你们都回家去吧!”刘队满心欢喜,本来是一件匪夷所思的案子,却这么简单的就解决了。

    等十二个青年男女走了之后,刘队很感激的对齐锐说道:“齐锐!这次真是多亏了你啊!”

    “这没什么!这些都是我的功德!对我也是有很大好处的!”齐锐说道,

    “这就完了?”说了半天的邪祟,连个影子都没看到,覃青怀疑这个齐锐是在忽悠人,

    “哪有这么简单!索走他们魂魄的邪祟今晚上肯定会再来的!”齐锐说道,

    “是什么邪祟?你这么确定会来吗?”刘队问,

    “什么邪祟我还不太清楚,不过只要是邪祟都有睚眦必报的毛病,好容易到手的魂魄不见,它现在一定很生气!所以无论如何它晚上都会来的!”齐锐很是肯定的说道,

    “那你对付的了吗?”刘队担心的问,

    “应该没问题!不过有些奇怪,因为能索走十二个魂魄的邪祟肯定不弱,但这么长时间连一个魂魄都没有炼化又显的很弱!对方到底何妨妖孽还要等晚上才能知晓!”齐锐这时候倒是严肃了起来,

    “你真能对付?可千万别吹牛逞强啊!到时候要是有点什么意外,你让我们如何交代!”覃青也不放心,虽然之前的一幕很神奇,但齐锐说的挺邪乎挺吓人,一个十六七的孩子真有这么大本事吗。

    “这个吗?”齐锐看了看覃青大美女欲言又止,

    “怎么啦!看我做什么?”虽然十二个人没事了,但齐锐之前的所为覃青可没忘,依然对这个小流氓道士没什么好气。

    “我需要漂亮姐姐帮忙!”齐锐说道,

    “没问题!我们都可以帮你!”刘队说道,

    “不,我只需要漂亮姐姐帮我即可!”齐锐坏坏的笑了笑,

    覃青看他的笑不像好笑,怎么感觉这笑带着些许猥琐和无耻呢!于是就问道:“我能干什么?”

    齐锐一本正经的低声叮嘱道:“你的用处很大!记住!你现在用的纸千万别丢了!那可有大用!”

    “什么纸?”覃青一愣,虽然嘴上问,但是心里已经明白,这个小流氓说的一定是卫生巾!自己正在生理期!不过这小流氓是怎么知道的!

    见齐锐眯着眼睛坏笑着,一定是啦,覃青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骂道:“你这个小混蛋!”

    “漂亮姐姐!我没开玩笑!你月事用的纸对我除邪祟说不定有很大帮助!”齐锐一本正经的说道,

    刘队倒是知道女人的经血有驱邪作用,于是对覃青说道:“覃医生!的确是有这样的说法,咱们就配合他吧!”

    “不是!配合没问题!你是怎么知道的!?”覃青来这里还没有上过厕所,所以非常的奇怪。

    “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我是天师!所以知道这个有什么奇怪的!”齐锐得意洋洋的说道,

    “非常非常的奇怪好吗!”覃青有些惊悚的想这个小流氓不会有透视眼吧!

    “慢慢漂亮姐姐就习惯我的本事了!等这事完了,我帮姐姐把痛经的毛病也治好了!保证以后不会犯!我的医术可高啦!”齐锐挑了挑眼眉坏坏的笑道,

    自己痛经的毛病他都知道!覃青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并双手护住胸前,难道真能透视不成!别人不可能,可是这个小道士没准真会呢!越想越害怕覃青打了个冷战转身逃走了!

    刘队看出齐锐并没有什么歹意,应该就是调皮,见此时天色还早,齐锐说晚上邪祟才会来,正好趁这点时间帮他收拾收拾,也问问他一些情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