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家里也出事了!

    给别人输入纯阳元气肯定是有消耗,齐锐笑了笑说道:“也没什么,对我来说就像是跑了几十公里,恢复一段时间就会没事的,比让他们得病那不是强多了!”

    覃青不由深深的看了一眼齐锐,原来这小子这么正义善良啊!之前还误会他是小流氓呢!

    覃青不知道的是,齐锐当时的确是第一次看到活生生年轻女人的身体,女人身体构造他一点也不陌生,但之前看过的那些都不是人,所以当时他才会表现的有些猥琐。

    随着车的晃动齐锐就睁不开眼很快便睡着,覃青也没有打扰他,知道他一夜没睡肯定是累坏了。

    覃青开车来到一片别墅区,别墅的入口有减速带把齐锐给颠醒。

    覃青见齐锐醒了这才说道:“你家就在这里面。”

    齐锐见这边的房子都很大而且还带小院子,很多院子里都种着各种花花草草,有的院子里还有秋千,说道:“我家看来很有钱啊!”

    “你父亲可是临潼市大名鼎鼎的企业家,你家的齐达集团在国内都是很有名的!”覃青有些羡慕的说道,

    对钱齐锐还没有什么概念,因为在山里的时候他也没怎么用过钱,这一路上师父给他的钱也全都用完了。

    “对了,看你好像和我们家人很熟悉的样子?”齐锐问,

    “哦!我父亲和你父亲在生意上有合作,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不错!”

    “原来你们家也是做生意的!”

    “应该是你们家的供应商!具体我不是很清楚,因为我从来不管家里的事情!”

    等到了齐家,先下车的齐锐看着眼前这栋别墅有一团黑气笼罩不由眉头一皱。

    覃青下车见他表情不对,问道:“就要看到父母是有些紧张了吗?”

    “不是!我家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齐锐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覃青一愣问道,

    “因为我家有黑气笼罩!肯定是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过!而且还很严重!”

    齐锐着急的就往院子里走,覃青快步跟上先去按了门铃,喊道:“伯父!伯母!我是覃青!齐锐回来了!”

    别墅的门很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很精神的一男一女,女的身体微胖,穿着得体,气质优雅富贵!虽然实际年龄已经有四十多岁,看上去就跟三十多岁的女人一样风采依旧明艳动人。

    再看这位男子带着个金丝眼镜,头发很整齐,胡子刮的很干净,穿的很休闲,看上去也就四十岁出头!气质也是不俗。

    “锐儿!是我的锐儿吗?”周慧娟看到俊朗的齐锐含着泪问道,

    覃青用手机把齐锐的身份证明已经发给了齐家,这些她已经在警局都验证过的,齐锐的指纹和出生证明上是一样,他是齐家的孩子这是毋庸置疑的。

    自己的这个儿子还没断奶就被一个道士连吓唬带骗的抱走,十七年过去亲生骨肉终于回来了,而且是高大俊朗健健康康,作为母亲她怎么能不激动的哭。

    “齐锐!这就是你母亲周慧娟和父亲齐博达!”覃青赶紧推了一把齐锐说道,

    齐锐紧走了两步来到他们面前鞠躬喊道:“爸!妈!儿子齐锐回来了!”

    “我的儿啊!你可回来了!”周慧娟过去一把将齐锐搂在怀中哭起来,

    齐锐任由母亲周慧娟抱着亲吻感受着从未有体验过的母爱,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享受,原来有母亲是这样的感觉!果然是幸福满满。

    齐博达在旁边也很激动,但还是很克制的说周慧娟:“你说你这人!孩子回来是喜事!你哭个什么劲!快!锐儿!赶紧进屋说话!青青!你也进来坐吧!”

    “锐儿!快跟妈进屋!和我说说你这十七年都是怎么过的!你的身体怎么样?”周慧娟拉着齐锐就往屋子里走。

    齐博达赶紧冲覃青招手喊道:“青青!快进屋!辛苦你了!”

    “伯母!伯父!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等会我办完事再来!”覃青哪好意思留下打扰,说完开车走了。

    周慧娟拉着齐锐的手来到客厅,有帮佣的阿姨赶紧过来给倒水,看到齐锐长的这么帅禁不住的夸道:“少爷长的可真好看啊!”

    “锐儿!这是张阿姨!”齐博达介绍道,

    “张阿姨好!”齐锐很礼貌的喊道,

    “好!好!快好好的让你爸妈看看吧!”张阿姨说完也离开了客厅,

    周慧娟不舍得错眼珠的看着齐锐是问这问那,齐锐把从懂事到现在一些重要的事情都说给了父母,午饭的时候也没闲着,等说完也已经是下午了。

    听齐锐说了这十七年的成长经历,周慧娟和齐博达也都很是欣慰,因为自己的这个儿子这十七年都在山里,根本也没得过什么病。

    不管怎么样,儿子总算是健健康康的回来了,虽然没有上过学,听起来好像本事不小的样子,他们并不知道儿子到底有什么能耐,但能回到他们身边就已经很知足庆幸了。

    当初要不是那个老道说齐锐跟着他们生活肯定活不过三岁,周慧娟和齐博达怎么可能让他带走孩子,现在看那个老道肯定是在骗人。

    眼看快两点了,得知齐锐一夜没睡,周慧娟赶紧让齐锐回房间休息。

    齐锐先洗了个澡,周慧娟这才发现儿子连个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于是量了齐锐的身高尺码亲自开着车带着张阿姨出去采买。

    家里有事齐锐那睡得着,他已经看过住宅并没有什么异常,现在客厅中只剩下父子俩,齐锐这才问齐博达:“爸!公司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看来我儿子还真是学了一身的本事回来,刚回家就看出来了!”齐博达长叹一声说道,

    “嗯!这事应该非常严重吧?”齐锐问,

    “是啊!咱们家集团名下有多个分公司,其中齐美日化是咱们齐家的根本,咱们家也是靠这个齐美日化才发展起来的!昨天之前在国内行业里也是排在前三名之内的!之所以有这样的成就!都是因为公司里有个世界上都很有名的调香师陈鑫陈工!”

    “昨天之前?”齐锐从这句话中已经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齐博达点点头说道:“本来再过半个月就是我们齐美日化新品香水发布会的时间,这新品可是陈工用了三年时间调制出来的最新香型,据陈工说这款香水光是成分就有六百五十多种!别说国内,就连国际行内对此都非常的期待,可是就在昨天,陈工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家里!警察说应该是自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