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法医鉴定顾问!

    覃青看到这四个人进来赶紧打招呼喊道:“宋局!韩队!林队!刘队!”

    宋局是临潼市公安局副局长,林队是刑侦一队队长林远,韩队是刑侦二队队长韩拓。

    法医江槐安也赶紧问道:“宋局!您怎么到这来了!”

    “江老好!打老远就听你们在这里吵!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宋局温和的问江槐安,

    “宋局!不是我说!从国外回来的小覃太随便,居然带着一个小孩子来局里胡闹!宋局,您说这怎么行!”江槐安一上来就告状,

    宋局看到齐锐笑道:“哦!还真是很年轻啊!”

    “宋局!他就是齐锐!”刘队赶紧介绍道,

    宋局早就猜到眼前的是齐锐,也听说江法医在这里闹才赶过来的,但还是做出一副非常惊喜的样子说道:“哦!?原来你就是帮刘队他们大忙的神医齐锐啊!我还说让刘队请你来呢!没想到你自己来了!欢迎!热烈欢迎啊!”

    “宋局!这个小孩你知道啊?”江槐安见宋局对这个小孩这么客气热情问道,

    “知道!这孩子可不简单!他可是神医!陈家沟十二个中毒变痴呆的年轻人就是他治好的!!”宋局不能说齐锐是个法师,只能按照刘队的表面报告说,

    “神医!?”江槐安瞅着齐锐怎么看都不像,很是怀疑。

    “齐锐!你可查到什么了吗?”刘队很聪明的直入主题,

    “查到了!陈工是被人杀害的!”齐锐非常肯定的说道,

    齐锐这么说林队一愣问道:“你说的是齐美日化的高级调香师陈鑫陈工吗?”

    “没错!”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被谋杀的?我们在现在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因为齐董事长不相信陈工会自杀,我们还特别请来了痕迹专家廖教授,他也没有任何的发现!”

    林远队长知道齐锐是天师,但说陈工是被谋杀是要有证据证明的,空口白牙的说肯定不能服众,总不能说陈工是鬼害死的吧!

    宋局接着说道:“江老验尸不是说陈工是服毒自杀的!化验室的化验结果也出来了!陈工的确是中毒致死的!但他中的毒是一种混合毒剂,具体是什么还需要再分析!”

    江槐安一听哈哈大笑道:“小娃娃!不要学了点皮毛就觉的天下第一了!你还差的远呢!我说陈工是服毒自杀那肯定就是!我吃过的盐比你见过的米都多!”

    齐锐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又没说陈工不是被毒死的!我是在告诉你他是被毒杀的!”

    “毒杀!?凶手怎么毒死的他?你是在质疑林队他们这些经验丰富的刑侦高手吗,他们在现场一点线索可都没有找到!你却说陈鑫是被人毒杀的!凶手是怎么下的毒!你今天要是说不上来!以后就少来警局捣乱!你这么大的孩子应该在学校念书!懂吗!”江槐安是指着齐锐的鼻子说道,

    齐锐冷笑两声问:“我当然知道凶手是怎么毒杀陈工的!德高望重,经验丰富,吃过的盐比我见过的大米都多的江老您知道吗!?”

    有本事的人脾气都不好,宋局不想让他们拌嘴,还没等江槐安说话就问齐锐:“你知道陈工是如何被杀害的!?”

    “是啊!我知道!”齐锐很肯定的回道,

    “好啊!正好宋局和林队他们都在这里!你今天不说明白就别出这个屋了!”江槐安一脸的不信,

    “我说可以!我要是证明陈工是被毒杀的怎么办?”齐锐问江槐安,

    “齐锐,你想干什么?”

    “还是之前的那句话!如果我证明陈工是被毒杀的,那么就请江老您赶紧退休回家养老带孙子去吧!省的在局里再弄出一些冤假错案!”

    齐锐是一点也不客气,就是因为这个江法医倚老卖老,而且他的确是没有验出陈工是被谋杀的,最可气的是他推断说陈工是服用化学原料自杀的。

    齐锐说的意思在场的人都听明白了,就是说江老以后没有资格留在局里工作,这话说的太狠了。

    江槐安怎么不理解齐锐话的意思,他的脸也是红一阵白一阵的,因为局长可是在这里呢,他也相信自己的技术,于是说道:“好!如果你能证明他是被毒杀的!宋局在这里了!我还真就退休回家!但是你要是证明不了呢?”

    “如果我证明不了!以后保证再也不会出现在警局!覃青姐也一样不当法医了!”

    “嗨!你这个臭小子怎么帮我做主了啊!”覃青可不舍得这份神圣的工作。

    齐锐冲着覃青眨了眨眼睛让她放心,覃青这才不再说话了。

    “这样可不行!这样一来无论你是输是赢我们局都将少一个经验丰富的法医,这肯定不行!”宋局摇头笑道,

    “宋伯伯!一个连死因都查不出来的法医,而且还这么顽固!留着制造冤假错案吗?”齐锐问,

    “齐锐!话不能这么说,江老做法医几十年,帮着局里侦破过无数要案,如果他这次真的验错了,吸取教训就是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啊!局里还是需要江老这样有经验的法医啊!”宋局意思也很明确,

    覃青在一旁冲着齐锐挤眉弄眼,示意他见好就收,不要得理不饶人,但齐锐却依然是不情不愿的样子。

    宋局见齐锐不服气的样子继续说道:“这样吧!我提个建议你们考虑一下!如果齐锐真能证明陈工是被杀害的,那么以后还请江老多多支持齐锐就和覃青,也多教教他们!”

    宋局是想大家都和和睦睦做好工作,还没怎么样呢,这自己人在这里先闹起来了。

    “就这样?”这样的解决方式齐锐这心里肯定不痛快,

    江槐安见齐锐不依不饶,于是说道:“你还想怎样!你还没证明什么呢!这样吧!如果你真能证明陈工是被谋杀的!我拜你为师行了吧!”

    看到江槐安明显是赌气,齐锐冷哼一声:“打住!我可不敢收您这样德高望重的徒弟!”

    “齐锐!差不多得了!江老也是老前辈了!你得喊爷爷!”刘队也劝道,

    “如果江老要是输了,因为验尸有误惩罚还是必须的!齐锐要是查出案子真相那是大功一件,局里决定拿出十万元奖励!另外还特别请齐锐当法医鉴定特别顾问!这个顾问只限于办案,可不给工资!但只要以你为主破的案子,我们会考虑给你相应的奖励!齐锐!你看这样如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