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救援(8K求订阅)

    “哈哈,刚才我只是开个玩笑,不用在意,不用在意!”

    千代神色有些尴尬的对着卡卡西等人哈哈笑着,看起来就好像真是人老了犯了一些糊涂的样子。

    而卡卡西则是一副翻着死鱼眼的样子,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眼前这个老太婆了。

    居然把自己认成了是自己的父亲,鬼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呢。

    不过不管是不是故意的,卡卡西也懒得去在意这些事情。

    他到底是白牙的儿子,自然而然知道自己的父亲和千代这个老太婆的恩怨到底有多深。

    战争时期,千代的儿子和儿媳妇全部都死在了自己父亲的手里,这一点是无法反驳的事实。

    不过卡卡西也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去和千代道歉什么,立场的问题他可是站的很坚定的,千代的儿子和儿媳妇为什么会死,还不是因为当年的战争?

    而当年挑起战争的人是谁?

    是砂隐自己!

    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虽然有一大堆的毛病,但是他确实从来都没有主动去挑起过战争,这一点算是继承了木叶前两代火影的一贯作风。

    就算不考虑战争的问题,就考虑他们所处村子的问题,卡卡西也不觉得自己的父亲有什么错。

    战争本就无情,死人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木叶当年死了多少了人?

    难道他们不是谁家的孩子,谁家的父母了?

    你们砂隐都不打算道歉,木叶为什么要给你们道歉了,更何况,你们都还是战败国呢!

    千代见到卡卡西根本没有和自己继续纠缠这件事的想法,她也很果断的闭嘴不在谈论。

    不过她倒是有那么些感慨,时间过得可真快,眨眼间当年那个一头白发,将砂隐杀得人仰马翻的家伙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堆枯骨。

    而他的孩子则已经彻底的长大成人,并且也有了难以想象的实力。

    在看看自己,现在也已经垂垂老矣,早已不复当年之勇了。

    “啊.....”

    就在千代有些沉浸与过于的回忆时,躺在病床上的勘九郎突然发出一声哀嚎,仿佛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鸣人见到这一幕有些焦急,但是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准确来说,是他们这些从木叶来到砂隐村的整个小队,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毕竟他们这个小队,没有一个是擅长医疗忍术的,哪怕会一些,最多也就是一些简单的能救助自己的能力。

    勘九郎现在的情况一眼看去就明白,绝对不是他们能处理的事情。

    与其去逞强然后丢人,还不如老老实实的看着呢。

    “那就让我来看看吧。”

    千代回过神来,随后直接走到了勘九郎的面前开始检查,只是她一边检查还一边开口问道。

    “我听说,木叶和晓组织的对抗是整个忍界最多的,而且这一次袭击者还有大蛇丸这个家伙在内,不知道你们对于他们有什么情报吗?”

    “情报确实有一些,这一次我们也确实打算拿出来。”卡卡西平静的点了点头:“毕竟相互协助,你们也算是我们的同盟,我们木叶可不会做出捅自己同盟一刀的事情。”

    在场的所有砂忍听到这句话,顿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卡卡西这句话根本就是在指桑骂槐,偏偏他们被骂了还根本换不了嘴,毕竟三年前的事情都还历历在目,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反驳的余地。

    “是吗?”

    千代听到这句话也不由得挑了挑眉头,随后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同时她的查克拉也进入到了勘九郎的体内。

    “或许吧,不过我倒是听说晓组织里面有挺多你们木叶出来的人,或者说你们木叶出生的人。比如那个宇智波,比如那个大蛇丸,你们木叶培养出来的的精英忍者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叛忍吗?”

    卡卡西露在外面的眼睛在这一刻变成了一条月牙,他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怪异起来,似乎是在笑一般。

    “说道叛忍,其实这一次袭击你们的人当中,还真有一个和你们砂隐村有着莫大的联系,甚至可以说和你都有着莫大的联系呢。”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一旁的马基有些受不了了,他直接开口呵斥道:“卡卡西部长,说话也注意些,哪怕你来自木叶,哪怕你是木叶暗部的.....”

    说道这里,马基忽然身体顿了一下,他的话也在这里中断掉了。

    而卡卡西则继续保持着之前的样子,好笑的开口问道:“我是暗部的什么?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呢,马基上忍。”

    “旗木部长,适可而止吧。”千代脸色也有些变了,她的声音也显得有些冷冽。

    卡卡西是木叶暗部的部长,他所掌握的情报绝对是难以想象的,而且他们可是配合自己一起去追击这些敌人的,千代可真不觉得卡卡西会在这种事情,在这个时间点和他们开这样的玩笑!

    意思就是说,恐怕这一次他们要追击的敌人,恐怕还真和砂隐村有着莫大的联系。

    千代沉默的继续检查着勘九郎的身体,而越是检查就越是发现一些让她脸色难看的情况,勘九郎是中毒了,并且这些毒,是一种非常微妙的神经毒剂!

    整个忍界最擅长毒药的忍者并不算多,而千代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而除了她之外......

    “能说一下,你们木叶愿意说出来的情报吗,卡卡西部长。”千代沉吟了许久,她最终有些叹息的问道:“就比如这一次,我想你们应该有更多的更有价值的信息吧?”

    “实际上,确实有,而且我想你也察觉到了什么吧?”卡卡西那弯弯的月牙消失,露在外面的眼睛也显得有些玩味,他随意摊了摊手开口反问道。

    “嗯,是有一些察觉。”千代深吸了口气,她转过头看向了一旁的医疗忍者,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是破坏神经的毒素,这是一种深入肌肉组织并破坏细胞的类型,这也是....以前我常用的类型。”

    “啊.....这!”砂隐村的医疗忍者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

    “找你们的部长来,就说是我叫的,让他们快速分析这样的毒素,这是我以前的研究报告,快去。”千代没有什么废话,她将一份卷轴交给了医疗忍者后,转头看向了卡卡西。

    那样的眼神有些希冀,但是也有些不可置信,好半天她才凝重的开口询问道。

    “是他吗?”

    “如果,你说的是你的孙子,蝎的话,那么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

    没错,就是他。”

    .....

    蝎,可以说是砂隐村的传奇忍者,他还有一个极具砂隐特色,以及有着砂隐特殊骄傲的称呼——赤砂之蝎。

    但是奈何,这个家伙十多年前他就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死了,还是离开了村子。

    哪怕是千代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孙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因为什么特殊的原因被暗杀了?

    还是,真的走向了一条她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选择判村了?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至少在这十多年的等待中一直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直到现在她才得到了一个答案,一个让她这个心志坚毅如同岩石的人,都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蝎这个家伙,最终还是选择了背叛啊!

    得到了这个结果的千代自然坐不住了,外加上现在砂隐村的情况,那些特殊的情绪出现让大家去救回我爱罗的欲望并不强烈。

    以及三年前木叶对砂隐狠狠的‘吸血’,导致砂隐村现在内部的忍者培养数量锐减,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人手来派遣出去。

    因此千代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她要亲自出马!

    这个结果让手鞠和马基等人错愕不已,要知道千代现在的年纪可真不小了,先不说实力到底如何,单单她在砂隐的地位,就让他们不敢冒险。

    奈何千代心意已决,根本不是其他人能够轻易动摇的。

    她也有自己必须要参与这个任务的理由,那就是蝎的存在!

    无论是去清理门户也好,是去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罢,她都必须要参与进这个任务,如果不搞清楚蝎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恐怕她死都不会瞑目的。

    “既然你要参与这个任务,那么你就必须要听从我们的安排。”临行前,卡卡西非常郑重的开口说道:“我不希望出现什么乱子,对于我们木叶来说,无论是什么样的任务,我们都会认真去完成。”

    “好了,这一点你就不需要担心了。”千代的状态似乎恢复了不少,她甚至现在都可以有说有笑的了:“我也是忍者,当年我执行任务的时候你都没出生呢。老了,现在,自然不会给年轻人添麻烦,不需要担心我的问题。”

    “那就好,那么我们出发吧。”卡卡西点了点头,随后双手结印,很快一条狗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帕克,这一次又要拜托你了。”

    “拜托我到没什么。”帕克出来后警惕的朝着四周看了看,最后它发现没有某人的身影才松了口气:“只要那个家伙不在就行,好了,不说废话,这一次你找我又有什么事情呢?”

    ......

    河之国,某处隐秘的山洞之内。

    如魔神一般的魔像上,站立着九道人影,其中两人是实体,其余的都是虚影。

    封印尾兽这种事情,他们还是第一次做,但是他们对此到没有任何的不适应。

    属于宇智波启的那批人那么是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的,因此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手软。

    那么就是站在木叶的立场上,看待砂隐这群家伙根本没有什么好的感觉,因此下起手来也根本没有任何的手软。

    唯一心理有些犹豫的倒是长门这个家伙,作为晓组织的首领他本来根本就不该有这样的想法,可是现在他已经彻底变了,他知道他所希望的一切其实还真不是他自己想要的一切!

    三年的事情,他不是没有反思过这一切,三年的时间他好好的总结了自己在弥彦死后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按照他的心意再走。

    结果他惊愕的发现,他原本所期望的目的,实际上根本就不是他本来的想法!

    收集尾兽,这件事是那个自称宇智波斑的家伙告诉自己的,该选择的路要怎么走也是他告诉自己的。

    而自己,则仿佛是他的一根牵线傀儡,把别人的目的当做是自己的目的,一直在不断的奋斗和前行,最终造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局面。

    更加可悲的是,他现在根本就停不下来,只能继续的按照别人的既定目的走下去,连回头的路都做不到——一旦他回头,恐怕无论是小兰还是他自己都得死!

    就连他的轮回眼,都会是别人的战利品。

    这样的结果,长门自然不能接受,现在的他在愈发的确信自己是‘被上天抛弃的人’,而宇智波启则是被上天选中,对抗这个世界邪恶,为世界带来和平的人后。

    他就不断的通过自己的方式,希望让宇智波启了解到他们这个组织现在的进度,好让宇智波启准备好一切的后手来对付这个组织。

    但是让长门郁闷的是,他所做的一切好像根本没有什么用,至少到现在他是没有看到宇智波启有任何的动作,这样的结果真的让他无比的郁闷。

    而这一次他也送出了情报,虽然没有标注时间,但是他觉得面对尾兽的问题,哪怕宇智波启本人在讨厌砂隐——毕竟袭击过木叶,但是你也该有些反应了吧?

    然而到目前为止,他还是觉得有些失望,因为至始至终都还没有追兵追到这里。

    要知道这一次袭击砂隐的人中,可是有大蛇丸这个家伙啊,三年前就是这个家伙干掉了你们的三代火影,你们真的不打算做些什么吗?

    虚幻的身影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长门微微叹息,他现在也只能默默等待,或者自己想想办法了......

    ....

    “真没想到,我离开这三年,你给了我那么大一个惊喜啊。”

    在新建的宇智波一族后方的森林中,那个属于宇智波启的地下室内,他一脸惊喜的看着手中的报告。

    去日向一族拜访并将一些事宜交代后,宇智波启虽然玩了一夜,不过第二天在卡卡西他们离开后也回到了家中,将这些事情告诉了圭介和凉子。

    这两人是不清楚宇智波启离开木叶,甚至是离开忍界这件事的,毕竟他们两人都没有写轮眼,而宇智波启的影分身哪怕是写轮眼也不见得能看得出来。

    这三年的时间,因为是影分身的关系导致他基本没有在把日向绫带去那个小旅馆去。

    这个旅馆本来就是他们宇智波一族的产业,被毁坏后自然需要重修,而宇智波富岳这个家伙似乎知道一些启的秉性,因此他干脆把那个旅馆装修得及其的奢华。

    目的就是给这个在富岳看来,有着特殊癖好的家伙使用的。

    同样,他内心某些想法还没有彻底熄灭,他还特意让族内一些长相不错,又没有去担任忍者的女性在这里面工作,其目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为了家族,这个家伙也算是足够的不要脸了。

    可惜的是,旅馆还没有重建完,宇智波启就已经离开了忍界。

    等真正重建完毕了,留在忍界的影分身自然不可能带着日向绫跑到那个地方去。

    这样的情况还一度让圭介和凉子担心,是不是宇智波启和日向绫的关系出了什么问题。

    不怪他们担心,毕竟这两个家伙的相处模式实在太特殊了,明明已经走到最后一步了,但是他们却提都不提一句结婚的事情。

    不要说结婚了,订婚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这样的情况不仅是圭介和凉子着急,更加着急的是日向绫的母亲,但是很可惜的是,这两个家伙的身份、实力还有地位,真不是其他人可以随意左右的了。

    试想一下,本来就算不上稳定的关系,忽然之间断了三年‘情感纠葛’,这让谁能放心啊。

    不过他们玩玩没想到的是,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宇智波启这家伙忽然连着两个晚上都没有回家。

    要知道这种情况,这在三年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那家伙几乎是每天都会准时上下班,准时到家休息。

    这种突然的情况让他们都有些发懵,知道后来从旅馆那边确定,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式带着日向绫在那里住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才被人发现后,他们就感觉到情况似乎要发生变化了。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第二天彻夜未归的宇智波启在回来后带来了一个让他们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消息,那就是他已经带着宇智波富岳拜访了日向一族,将在今年十月份和日向绫完成订婚。

    这个消息真的让凉子还有圭介惊喜交加,那么多年下来,哪怕宇智波启和日向绫看上去似乎从来没有过什么变化,依旧是一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哪怕宇智波启的实力早就已经超出了想象,三年前那一战他们也算是真正见识到自己孩子,现在到底已经走到了一个什么地步了。

    但是孩子依旧是孩子,这一点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自己的儿子总算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给确定了,他们如何不开心呢?

    当然,也不是完全开心,因为真要说起来他们几乎是昨晚得到消息的,这可让他们没少埋怨这个家伙。

    宇智波启也有些尴尬,因此他老老实实的在家待了一天,好好听了一天的唠叨后,他第二天才有机会跟着伊织一直去了地下实验室。

    他在来之前,伊织就和他说给他准备了一件礼物,这让宇智波启感觉到有些有意思,他也在思考到底会是什么样的礼物,让伊织搞得如此神秘兮兮的。

    然而当他真正看到那所谓的‘礼物时’,他就不是惊喜那么简单。

    因为伊织给他准备的,是一份羽衣一族血脉的研究报告,而这一份报告得到的结果和方式,可是融合五种属性查克拉的啊!

    宇智波启现在缺的是什么?

    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步,但是他也不是没有弱点,他的弱点就是他的查克拉根本没有彻底融合,简单来说就是他根本没有血继网罗!

    虽然他的‘六道查克拉模式’可以让他发挥出不弱于血继网罗的力量,但是宇智波启至始至终都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他希望自己哪怕不依靠那个大筒木本质力量,就凭借自己的力量也能展现出那样的力量,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发挥出来的力量差距似乎有些远。

    他一直在思考,自己回来后要如何做,还有就是伊织的研究到底到哪一步了。

    直到现在他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伊织给他准备的这一份礼物实在太让他高兴了,因为这会给他减轻不知道多少的压力,也可以给他减少不少的时间啊。

    “怎么样,哥哥?”伊织笑着问道:“这个礼物还算让你满意吧?”

    “当然满意,或者说我现在唯一缺的就是这个了.....”宇智波启笑着说道,这不过话说到一般他就顿住了。

    好像这个话说得太满了一些,因为五种查克拉融合后,还需要融合阴阳遁。

    只有这其中属性的查克拉彻底融合,才能算是彻底的凝聚出了血继网罗,哪怕他现在解决了五属性的查克拉融合,也还有阴阳遁的问题需要解决。

    他不知道自己之前所想的那个操作,是否能真正的有效。

    毕竟把彻底融合五种属性的查克拉和彻底融合的阴阳遁看做是两种力量,然后在利用羽衣一族血脉中抽取出来的特性,在进行一次融合,总会让他感觉有些成功率极低。

    不过真要是到了那一步,不试试看他也绝对不会甘心的。

    “怎么了,哥哥?”伊织看着宇智波启的表情有些诡异,她不由得有些好奇的问道:“你这份文件有问题吗?”

    “没有,很好。”宇智波启回过神来不由得笑了笑:“我只是在想一些其他的事情。好了,谢谢你,伊织。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这个问题我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解决。”

    “能帮到哥哥就好。”伊织摇了摇头:“如果没有启哥哥,恐怕就没有现在的我,而孤儿院那边......”

    “孤儿院作为木叶的一员,一定会有一个好的结果的。”宇智波启叹了口气,他立刻转移话题:“不要再说这些了,对了,健太那个家伙有没有给你那个卷轴?”

    “时间卷轴吗?”

    “是的。”

    “已经给了,是野原琳前辈那里回收回来,进行了修改的最终版,但是.....”

    “给你就用吧,你就当我们在收集数据好了。”

    ......

    宇智波启简单和伊织交流了一下后,就把自己的经历彻底的投入到了查克拉融合当中。

    现在这个阶段,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恐怕就是这个查克拉融合了。

    让今井健太将卷轴交给伊织是他的决定,正如他所说的一样,这个卷轴也确实需要进行新的检测,即便今井健太觉得这已经是最终版本了,不过有些实验的个体还是最好不过的。

    之前今井健太不敢交出,是因为宇智波启不在,哪怕是影分身留在忍界上,但是影分身可没有使用轮回眼的能力啊。

    现在他回来了,那么这些问题就可以好好解决一下。

    大幅度甚至无限度的延长一些人的生命,这种事情其实是违背自然规律的,甚至可以说这件事是不可能被肆意公开的。

    对于宇智波启他们而言,这样的卷轴即便流传,也只会在他们至亲之人之间。

    伊织是他的妹妹,哪怕这个妹妹是当年为了防范日向绫而准备的,可是她和宇智波启一家生活在一起已经十多年了,这样的感情是无法抹除的。

    所以宇智波启准备了一个给她,哪怕她手中的这个只能算是试验品,但是这玩意在今井健太的口中已经是最终产物,可信度还是有的。

    “如果成功运转,那么就可以准备其他的了。”宇智波启进入到了一个实验室内,随后将大门给紧闭:“不过,现在还是好好处理我的查克拉融合吧。”

    “血继网罗啊,多么的令人期待呢.....”

    ......

    就在宇智波启为自己的血继网罗而努力的时候,卡卡西等人已经在帕克那条狗的带领下进入到了河之国的境内。

    与此同时,吉竹率领的第八班也接到了卡卡西他们传递过来的情报,他们没有穿过河之国进入风之国,而是直接在河之国内寻找了起来。

    对于他们这个队伍来说,在有了足够的情报支撑后,他们确实可以比卡卡西那个小队更快也更轻松的寻找到我爱罗的位置。

    他们甚至都不需要多大的动静,只要漩涡香磷探查尾兽的查克拉就好了。

    三年前,一尾可是直接在木叶众人面前出现过,而它的气息也被香磷记住了,因此香磷只需要在河之国的山谷内感知到一点点的气息,就可以顺藤摸瓜的抓到他们。

    事实上他们的运气非常不错,香磷确实抓到了一丝一尾的气息,而他们也开始也顺着这一丝气息在不断的寻找着,愈发的靠近晓组织所在的山谷之中。

    而在幽暗的山洞之内,外道魔像之前,我爱罗的身影悬浮着,守鹤的查克拉不停的被魔像吸收,我爱罗的生机也在飞快的流逝。

    忽然一个白绝从地面下冒了出来,他低声说道:“有人接近我们了,来自两个方向,好像是木叶的人。”

    木叶的人?

    长门听到这句话眼皮微微一跳,如果不是他现在是虚影状态,恐怕还真能被人察觉到什么。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而大蛇丸、鬼鲛之类的家伙则没有任何的反应,对他们而言木叶的人追过来了才是正常,要是没有过来那才不可思议呢。

    “木叶的人,是谁?”止水沉默了一会儿,他才低声开口问道:“具体总该有个人名吧?”

    “一队是木叶暗部部长卡卡西带队的小队,他们距离这里还有一定的距离。”白绝思索了一下开口说道:“另一个我也不太清楚到底是谁,应该是一个感知班,我不敢靠的太近,我之前靠近过一次,差点就被发现了。”

    “连你都能被发现?”大蛇丸舔了舔舌头,有些哑然的问道:“你的隐蔽性可是极强的呢,能发现你的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呢。”

    “看来木叶这一次是动真格了。”就在这时,带土的虚影出现在了这些人影之间,他的目光有些淡漠的扫过了众人,最后他平静的说道:“去试探一下,到底那些家伙是谁吧。”

    保持结印姿态去试探敌人,显然要使用的方式就是象转之术了,不过这个术最终决定权完全在轮回眼的使用者上,一旦使用了这个术,被查克拉附身的人可以说是死定了。

    ‘将查克拉转到祭品身上,以生命作代价扮演强者’的术,是对于这个术最贴切的称呼。

    只不过到底要让谁去,这一点就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犹豫了。

    蝎和大蛇丸显然最好不要动,毕竟他们还需要准备应付卡卡西他们,长门和小兰还需要主持封印,飞段和角都两人恐怕就能力而言,不见得那么好去对付。

    最关键的一点,带土是不会让他们去的,毕竟这两人并不属于宇智波启派遣过来的人,说白了根本就不是自己人。

    思来想去,带土看到没有任何回答这个问题,就很干脆的开口说道:“鬼鲛,止水,你们两个去试探一下,看看那个小队到底是谁。”

    “我们吗?”止水皱了皱眉头,思索了片刻它很干脆的点了点头:“可以,不过这个任务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那可不行。”就在这时,鬼鲛也开口了:“我可是很好奇呢,到底木叶派了什么人过来,我可不想错过呢.....”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