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王岳的隆中对

小说:我是王富贵 作者:青史尽成灰
    “陛下,臣在首辅的位置上也有不断时间了,我打算辞官。”王岳斟酌说道。

    哪知道他得到了一个大的白眼,朱厚熜怒不可遏。

    “你什么意思?莫非你以为朕会卸磨杀驴,还是说打算功成身退?”朱厚熜横着眼睛道:“王岳,朕可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咱们俩比亲兄弟还亲,为什么朕掏心掏肺,你总是遮遮掩掩,你到底什么意思?”

    王岳哭笑不得:“陛下,先别生气,我没打算跑,也没想学范蠡,而是这个世界格局到了这一步,臣不能再看下去了。”

    朱厚熜眉头紧皱,“你说的明白一点。”

    王岳颔首,他展开了一副世界地图,深深吸口气,开始了讲解……其实站在农业文明的角度来看,黄河长江这块,绝对是天赐福地,整个世界都绝无仅有。

    不信就跟其他大河比比,热带的亚马逊河,刚果河,根本不适合人类居住,同样的道理,还有一些高纬度的河流,首先就派出了。

    而能够孕育农业文明的大河之中,尼罗河固然富饶,却只是一个三角洲而已,出了三角洲,就是沙漠。

    再看两河流域,本身地域狭小,而且四周也是沙漠,游牧民族众多,属于四战之地,根本没有回旋的纵深,一旦文明衰弱,被征服吞并,都非常容易。

    如果说地域够辽阔,位置够好,那么印度河跟恒河这一大片,足以和长江黄河媲美。但是这一片也有个致命问题,这里说的不是开伯尔山口,而是印度的气候太热,加上高度雨热同期,就出现了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别看印度有广阔的耕地,很多时候,这里只能耕种一季,到了旱季,骄阳炙烤,大地是真的会龟裂的那种,什么庄稼都生长不了。

    所以印度历史上,藩国林立,形不成统一的国家,也是有自然原因的。统一不了,面对游牧民族入侵,除了下跪,还能怎么办?天赋如此,真没必要黑人家。

    说了这么一大堆,归结起来一句话,就是在农业时代,能够产生节约,并且提供商品的,只有中原!

    东方的丝绸、茶叶先通过丝绸之路,向西贩运,后来海路通畅之后,大量的瓷器也被运出海外。

    而在这个过程中,中东的阿拉伯商人就起到了中间商,二道贩子的角色。他们很巧妙控制商品价格,使得西方持续向外流出货币。

    西方的产出本来就少,还要外流金银,自然就会落后贫穷,也形成不了统一的政权,和印度的原因一样,都没有足够的物质条件,而这两处也都长期藩国林立,彼此征伐不断。不是他们要过成这副鬼样子,都是被逼的。

    朱厚熜俯视着世界地图,听着王岳大谈特谈,频频点头,“说的不错,这些观点可以写进书院的历史教材……但是,这跟你要出去有什么关系?”

    “陛下!”王岳苦笑道:“这样的模式持续了一千年,正好对应着西夷所说的千年黑暗的中世纪。他们撑不下去,穷极思变,不得不打破困局。”

    朱厚熜沉吟道:“这一点朕知道,你不是说过很多次,他们选择了大航海,选择从海上寻找财富,这条路偏偏让他们给走通了!”

    朱厚熜狠狠一锤桌面,虽说这些年大明奋起直追,已经有了很多优势,但是晚了就是晚了,如果当初没停下西洋,那该多好!

    真是越想越气,书生吴国啊!

    “陛下,西夷已经到了改变的紧要关头。这就是臣不断向西方派遣人员,送去书籍,积极影响西方的原因所在。”

    “嗯!”朱厚熜道:“这你也说过了,现在不是有人负责吗?你的徒弟都派出去好几个了,还不够吗?”

    “不够啊!”

    王岳苦笑道:“如果光是西夷,也就罢了,还有中间这么一大块呢!”

    朱厚熜愣住了,王岳的胃口有这么大吗?

    怎么连这一块也要吃下去?

    “你仔细说说。”

    皇帝陛下终于来了兴趣,王岳首先把手指落在了印度方向。

    “陛下,刚刚传来的消息,俺答火并了胡马雍,而胡马雍的儿子却在一些亲信的庇护之下,逃往了波斯。”

    “波斯?”

    “嗯!”王岳又道:“根据曾铣的密报,俺答准备集结大军,攻击波斯!”

    “什么?”朱厚熜惊了,“他连天竺都没有吞下,怎么就要攻击波斯?”

    王岳笑道:“陛下,这件事的确臣也没有想到,可再琢磨一下,也有道理。俺答继续留在天竺,不出十年,他手下的兵马就完蛋了!”

    朱厚熜深吸口气,这回他认真起来了,还真不能小觑天下英雄,俺答虽说玩不过王岳,但是却也是个人物。

    天竺那个倒霉地方,用不了十年,俺答的部下都成了刹帝利,哪里还有作战的能力啊?

    且不论成败,俺答现在不出征,以后也没有机会了。

    “王岳,你说俺答攻击波斯,会产生什么后果?”

    王岳沉声道:“臣比较关心的是这里。”王岳的手指落在了波斯以西的奥斯曼帝国。

    “陛下,奥斯曼的苏莱曼可是一个雄主,非比寻常,他不会错过这一次机会的。”

    “他会出兵波斯,趁火打劫?”朱厚熜惊问道。

    “他可能去攻击这里!”

    维也纳!

    朱厚熜审视着亚欧大陆的地图,渐渐陷入沉思。

    俺答和波斯死磕,奥斯曼趁机向西,这对谁最有利?

    “是那个海盗头子吗?朱厚熜幽幽道。

    “也未必。”王岳还不知道霍金斯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但是却不妨碍他对时局的把握。

    “陛下,奥斯曼的进攻,对欧洲并不是坏事,如果顺利的话,正好能凝聚欧洲的力量,尤其是哈布斯堡家族,可以继续打着对抗奥斯曼的旗号,掌握欧洲的大势,甚至会借机清除掉我们布下的棋子。”

    “嗯!”朱厚熜深深颔首,“的确,他们本来一盘散沙,有了外敌,反而帮了他们。那你想怎么办,或者说,怎么对咱们最有利?”

    王岳笑道:“陛下,首先,我们必须支持俺答,让他打,绝对不能怂,最好他占领波斯才好!”

    朱厚熜哈哈大笑,“你真是一肚子坏水,他去了波斯,天竺就是咱们的了,你这是又一次把俺答当成了农夫,人家辛苦耕地,你在后面收庄稼。”

    王岳不以为意,难道有错吗?

    “接下来就是奥斯曼了。”王岳笑呵呵道:“陛下,我们也该支持苏莱曼,让他猛攻欧洲,打得越猛越好,最好能攻克维也纳,能够继续推进!”

    朱厚熜沉吟道:“这样怕是不妥吧?万一奥斯曼做大,欧洲抵挡不住,岂不是给咱们树了一个劲敌!”

    王岳呵呵一笑,“陛下,话虽如此,他们斗了几百上千年,怎么会那么容易吞下来。而且一旦欧洲的王公贵族不行了,正好趁机鼓励欧洲民众,揭竿而起,将原来的一切一扫而光。”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就需要一套全新的思想体系,需要一套新的东西,来动员百姓,构建国家。”

    朱厚熜眼睛冒光,主动把话题抢了过来,“我们的儒学就能趁势进入西方!”

    “没错。”王岳笑道:“虽然这么做,有可能使得西方统一起来,但接受了儒家思想之后,未必就那么好战。而且做这么大的工作,是需要时间的,十几年,几十年,几百年……怕是都未必能成功。”

    “只要欧洲陷入大战,我们的商机就来了……最最重要,我大明就有机会,大举移民,彻底掌控美洲,到时候,整个天下,十之七八,都落到了我们的手里。纵然欧洲一统,又有什么关系?”

    王岳把这番话说完,朱厚熜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当初他看到世界地图的时候,就曾经豪言,要一统天下。

    可再仔细想想,就会发现,根本不现实。难道不断往外派兵,不断征战吗?

    且不说能不能打赢,光是长途行军,万里远征,就要死多少人?那注定了是个梦。

    可是这一刻王岳却拿出了一整套方略,十分可行的那种!

    “王岳啊,隆中对定下了三分天下,你这一番见解,可是囊括了整个世界啊!除了你,也没人能做成了,看起来朕是不得不让你出海了。”

    王岳颔首,“陛下圣明!”

    朱厚熜眼神闪烁,似乎在打着什么算盘……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