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门艺术

小说:女王的意志 作者:风随流云
    夏尔迅速从角落中闪出来,随手把刚才穿的袍子扔掉,利用暗夜诡面给自己换了一副老农面孔,混入到处乱跑的民夫队伍中,跑了一会之后,两枚手榴弹就扔进了旁边的马棚中。

    “轰!轰!”

    “咴尔.....咴尔”

    一群拉车的驮马受到了惊吓,几十匹马同时踢腾着挣扎,齐心合力之下竟然把马棚给拽塌了,轰隆轰隆的在关隘之内乱奔乱跑,根本不管身后哭喊着追赶的马夫。

    “在那边!”

    “抓住他!”

    “站住!都站住!”

    吉布因立刻向着夏尔的方向追了过来,身后的一大票人“呼啦啦”的跟随着,眼神中全是热切贪婪的红色。

    “快跑啊!他们又要让我们去堵缺口!!!”

    “刚才我的兄弟死在了城墙缺口上,尸体都找不回来哇!!!”

    夏尔憋着嗓子大喊大叫,身边的民夫队伍更加的混乱了,刚才那些倒霉的民夫被驱赶着去堵缺口,惨烈的嚎叫大家都听见了,这会儿看到身后又冲过来一大票人,他们的心里怎么能不害怕?

    “往这边跑,这边跑!”

    民夫平时的营养条件就不行,基本上都有程度不一的夜盲症,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只要身边的人往哪里跑,就盲从着跟着跑,不一会儿之后夏尔的身边就聚拢了几百号人,还在越聚越多。

    莱克洛立刻就注意到了这边的混乱,赶紧让自己的亲卫过来询问。

    “吉布因阁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我正在追捕那个该死的洛林侯爵,他现在就混在前面的那群人里面。”吉布因的眼睛都是红的,刚才他跟夏尔的一场较量可不仅仅是付出了宠物重伤的代价,那两百名重甲战士在大爆炸中尸骨无存,这以后都是要记在他这个猎杀兄弟提议者的头上的。

    “.........”

    莱克洛的亲卫听到吉布因在追捕洛林侯爵夏尔.谢瓦利埃,愣了片刻之后让自己的同伴去告诉莱克洛,自己默默的跟在了吉布因的身后,夏尔.谢瓦利埃是个败家子的传说全大陆都知道了,如果把他逮住了,几万金路易的赎金自己怎么着也要分点儿吧?万一是自己亲手把他逮住了........

    跟这个亲卫有着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人数同样越来越多,只要是听见正在追捕洛林侯爵的,立刻就会加入到追捕的人群中来。

    “前面的人都站住!!”

    “轰!”

    一枚手榴弹在民夫队伍的后面炸响,本来想要站住的民夫们吓得拔腿就跑,趋避厉害的天性让他们失去了本来就不够多的判断力。

    “轰!”

    手榴弹在左面爆炸,民夫们往右边狂奔。

    “轰!”

    手榴弹在右面爆炸,民夫们往左边逃窜。

    “轰!”

    只要是有爆炸发生,混乱的民夫群体必然会改变方向,朝着夏尔想要的方向奔跑,近千人的奔跑洪流把那些正在军官的嘶喊之下集结的士兵都给冲散了。

    “混蛋!这个蠢货!吉萨?你带着所有的人把这些民夫给冲散!”

    莱克洛气急败坏的命令着自己仅存的那七八十名亲卫骑兵朝着民夫们冲锋?然后提高嗓门愤怒的骂道:“吉布因,马上停止你的举动?你今天搞出的乱子还不够大吗?”

    正在急于寻找夏尔的确切踪迹的吉布因差点一口老血给喷出来。

    战争还没结束呢!你们现在就想把责任推到我这个恩格鲁人身上了?

    在洛林步枪兵面前吃了大亏的亲卫骑兵们勇猛的冲入了混乱奔跑的民夫人群?搅出了一阵血雨惨叫,杀出了战争之王的气势和威风。

    近千民夫在黑暗中哭喊着四散奔逃?互相碰撞着、踩踏着,洪流般的冲击力也消失了。

    恩格鲁猎人吉布因不得不停了下来?不仅仅是因为大量哭泣民夫冲过来阻挡了他的方向?而且如果他再往前冲的话,那些骑兵就要朝着他们冲过来了。

    “嘤嘤嘤”

    吉布因怀中的火红狐狸叫了几声。

    烦躁的吉布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宠物伙伴,充满歉意的安慰道。

    “妮萨你又疼了吗?不要紧的,过几天就会好的?这次都怪我.......呃!”

    吉布因忽然停顿了一下?慢慢的回过头,看向自己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一名民夫。

    黝黑的脸膛,刀刻般的深深皱纹,整张脸上好似写满了悲惨人生的经历,只是一张眼睛如星辰般深邃?跟他老农民的形象有些不相称。

    民夫的手中握着一柄跟黑夜融为一体的短刃,深深的刺入了吉布因的腰间。

    “嘤嘤嘤”

    火红色的狐狸焦急的鸣叫着?不明白自己已经提前发出了警告,自己的主人为什么还跟丢了魂一般没有反应?

    “嗷!”

    吉布因双手一抛把火红狐狸扔飞了出去?旋身就去拔自己腰间的长剑。

    但是老农民身形一转,手中双刃轻轻巧巧的划动几下?吉布因的长剑就被切断了系索?手腕上也划出了深可见骨的口子。

    “当啷!”

    长剑未曾出鞘就掉落在地?吉布因的心中一片冰凉。

    吉布因是一名标准的猎人,弓箭才是他的主武器,远距离格斗才是他的正常战斗方式,近身战的时候他可能连低他一个位阶的超凡者都打不过。

    而现在的情况是如此的糟糕。

    后腰子被捅穿了,重伤在身的他又失去了近战武器,周围全是拥挤的人群根本拉不开跟敌人之间的距离,这还怎么是一名刺客的对手?

    与吉布因恰恰相反,夏尔此时的心情是如此的愉悦,他今天又体验到了刺客的深一层含义。

    就在刚才,他没有发动猎人的“隐藏”技能,也没有使用刺客的“潜行”技能,只是隐藏了自己体内的所有超凡天赋,所有的灵力波动全部静默,就连呼吸都调整的气喘吁吁跟普通人一般无二。

    摒除了身上所有超凡特征的夏尔跟着其他的民夫趁混乱靠近了正处于烦躁状态的吉布因,而吉布因这个中位阶的超凡者果然漠视了表现的人畜无害的老农夏尔,只是那只火红色得狐狸察觉到了一点点的异样,但是为时已晚。

    暗舞之刃无声无息的出现,顺利的捅入了吉布因的后腰,刃舞刺客的刃舞天赋发动,无形无影的刺客之舞首次上演。

    “刺杀不是阴暗的,也不是卑鄙的,更不是猥琐的......”

    夏尔感觉着自己体内气息的升华,随手一切,一条臂膀飞上了天空。

    “刺杀.......是一门艺术!”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