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国事重要,家也重要】

    “帝国?”

    “你的意思莫非是说大唐会成为帝国?”

    足足好半天过去之后,李世民方才缓缓开口,皇帝的神情无比肃重,分明竟是透着一种紧张。

    他双目直直盯着顾天涯,生怕错漏了任何一个字眼,沉声又道:“铸币之事,非同小可。所以现在这一刻我不是你的二哥,而你也不是我李世民的妹夫,咱们之间只以身份而论,吾乃大唐皇帝你乃幽云领主。”

    他说着停了一停,紧跟着再道:“朕这个说法你可能懂?”

    连称呼都改了,直接开口自称朕。

    这对于李世民和顾天涯来说,乃是很少才会出现的情况。

    这意味着他们接下来的交谈不是以亲人身份交谈,而是以大唐皇帝和幽州领主的身份进行谈论。

    身份一旦公对公,代表着谈的不再是私事。

    是什么呢,乃是国策!

    顾天涯何等精明,岂能听不懂李世民的示意?但他脸色仍旧不见严肃,而是满脸轻松的点了点头,微笑回答道:“二哥你放心,这事我比谁都懂。无论是为公还是为私,我都可以保证大家得益。”

    “朕在乎的可不止是得益。”

    李世民猛然开口,语气显得更加严肃,沉声道:“顾天涯,朕现在让你重新告诉我一次,刚才你说的那些话,敢保证没有任何夸张吗?”

    “你刚才说,我们汉人将会永远雄霸天下……”

    “你刚才说,我们将会捆绑这整个世界……”

    皇帝一连三问之后,神色变得无比郑重,然后,终于问出了最为关心的问题,几乎一字一顿的道:“你刚才还说,大唐将会成为帝国。”

    顾天涯笑了,笑的春风和煦。

    李世民最烦他这种样子,登时双目一瞪怒斥出声,道:“不要摆谱,不要装悠然,屋子里只有咱们兄弟三人,你摆出一副胸有乾坤的架势给谁看?信不信二哥抽你,一巴掌打的你鬼哭狼嚎……”

    称呼不知不觉又换回来了,这显然又是一种深意。

    李世民看似在呵斥顾天涯,实则乃是表达自己的心思。言下之意,不说自明,虽然铸币乃是国策政务,但是李家和顾氏仍要谈亲情。

    否则的话,李氏皇族岂能允许别人铸币?

    须知货币此物,乃是一国根本,倘若私人胆敢铸造货币,那绝对是比造反更加严重的事情。

    ……

    “大哥,二哥,我知道你们的谨慎,也感激你们在意亲情。铸币这种事情,乃是一个国家最不可碰触的敏感点。如果大唐之内有人敢提这事,恐怕立马就是成为李氏皇族的眼中钉。”

    然而当我提出想要铸币的时候,你们首先表现的仅是慎重而已,我顾天涯不是傻子,我知道你们的慎重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你们并没有心存敌意。”

    “你们之所以会表现出慎重和紧张,只是担心我铸造新币会不会造成国家动荡。”

    “那么,我现在郑重给你们一个答复。只要你们同意我铸造新币,我保证不会坑害大唐子民。我甚至可以再做一个保证,那就是新币将会让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

    顾天涯这一番言辞恳切的解释之后,李世民的神色明显平和起来。

    旁边李建成则是缓缓点头,伸手轻轻拍了拍顾天涯肩膀,温声道:“妹夫你是个有本事的人,想要做的事情必然大有深意。但是铸币之事太过重大,我们必须要弄个清楚明白,所以,你得继续跟我们说说。”

    “好!”

    顾天涯毫不迟疑,郑重朝着李建成点了点头。

    但他并没有立刻开口解说,反而是转头看向房门口处,忽然高声喊了一句,招呼道:“昭宁你在外面吗?能不能让人弄点酒菜过来?我和大哥二哥有事要谈,一旦谈起来怕是要耽搁很久。我才从辽东归来,到现在还滴水未进啊……”

    门外传来一声轻哼,赫然是昭宁的声音,仿佛很生气的道:“现在知道要东西吃了?饿死你个家伙才好。一声不吭,跑去辽东。我刚才已经审问过马三保,说是你竟然敢孤身进入渊盖苏文的府邸。顾天涯,你很能打吗?你到底知不知道,渊盖苏文号称是辽东第一高手。他若是突然暴起伤人,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不会死?你要是死了,我们孤儿寡母怎么过……”

    女人啊,总是刀子嘴豆腐心。

    昭宁嘴上虽然这么凶着,但是很快便听到脚步声远去,然后就听不远处再次响起咋咋呼呼的声音,分明是在催促小青和小柔赶紧置办酒菜。

    屋子之内,顾天涯略略有些尴尬,他朝着李建成和李世民讪讪一笑,满脸悻悻的解释道:“这是爱,这肯定是爱,爱之深,责之切。大哥二哥,你们就当没听见啊。昭宁其实挺温柔的,她刚才那种凶巴巴的情况并不多见。”

    李氏兄弟笑的意味深长。

    李建成再次伸出手来,轻轻又是拍打顾天涯肩膀,微笑道:“懂,我们都懂。秀宁这丫头温婉可人,你能娶到她乃是三生福分。”

    这话说出来之后,李建成自己的脸色先变得尴尬,显然这位皇族大兄长也知道自己在瞎说,他的妹子是个什么脾性他比谁都明白。

    还温婉可人?

    这种词汇八辈子也轮不到昭宁身上。

    反倒是李世民幸灾乐祸,皇帝站在一边笑的恶形恶色,他似乎是想表现一下自己的男人威严,忽然也学着顾天涯那般朝着门外喊了一声,道:“观音婢,你在不在外边?速速安排人手,弄些茶水进来伺候。朕和妹夫要谈论国事,这一谈起来怕是要耽搁很久。”

    说辞和顾天涯几乎如出一辙。

    显然李世民就是想显摆一下。

    哪知,这一次皇帝失算了。

    只听门外院中嬉笑传来,赫然正是长孙皇后的声音,道:“陛下这是摆哪门子的谱啊?您忘了这里并不是大唐长安吗?您在很久之前就曾说过,任何人不准在顾氏宅院里摆谱。怎么陛下自己先坏了规矩呢,竟然吆三喝五的让人进去伺候……”

    说笑之间,夹杂着一群女人的嘻嘻哈哈声,然后又听长孙皇后继续道:“陛下啊,请赎臣妾们不能让您彰显威风了哟。我们不但要陪着姑姑聊天,而且还要照顾十多个小家伙。虎宝宝现在淘气的很,一眼看不住就会爬树掏鸟窝。还有咱家的稚奴,还有德妃妹妹膝下的两个小东西,这群小家伙一旦聚起来,撒欢淘气真是令人头疼。所以臣妾们忙的很,恐怕是不能伺候您这位皇帝了……”

    李世民的面色一黑,登时也变的尴尬无比。

    这一次,轮到顾天涯嘿嘿坏笑起来,故意嘲讽道:“装啊,继续装啊。我说二哥你到底能不能行?我还以为你会一震威风呢!想不到啊想不到,原来你也和我一个待遇。”

    李世民怒气冲冲瞪他一眼,道:“不说话你会憋死吗?”

    “自然不会憋死!”顾天涯悠悠一笑,嘿嘿又道:“但是会憋疯。”

    “我看你就是想找茬打架。”

    李世民也不知因为何故,只要和顾天涯一起的时候就会特别容易犯冲,他顺势一撸袖子,拉开架势就想动手。

    顾天涯似乎同样如此,赫然也把袖子往上一撸,叫嚣道:“打就打,怕你啊,一年时间不见,我正要让你试试我的武力。”

    “我呸!”

    李世民一口口水喷过来,满脸鄙夷的看着顾天涯道:“就你这种小鸡子一般的文弱书生,竟然敢在我面前提及武力?你认为你这种弱鸡能有武力吗?你恐怕连你儿子虎宝宝都打不过。”

    这话有点扎心了,顾天涯仿佛恼羞成怒,勃然道:“姓李的,你说谁弱?”

    眼看两人就要干起来。

    奇怪的是,这一次李建成竟然丝毫不做劝阻,反而慢悠悠走到旁边坐下,似乎是想看一看两个弟弟谁能打赢。

    但是更加奇怪的是,李世民和顾天涯压根就没有打起来,明明两人像是斗鸡一般相互怒视,偏偏就只是相互怒视而不动手。

    虽然不动手,但是言语攻击可不停,堂堂大唐皇帝和幽云领主,各自口水喷溅显得气势汹汹。这一幕倘若被外人看去,恐怕会跌碎了一地眼球。

    足足好半天过去,两人的架势还在持续,幸好终于听到门外脚步声传来,但见小柔的脑袋小心翼翼探在门口处,弱弱道:“皇后和公主让奴家来问问,您二位有没有吵完架,若是没有吵完,那就继续再吵,若是已经吵完了,那就,那就……”

    这丫头性格温婉,明明已经身为人母仍旧容易羞涩。

    顾天涯连忙一收脸上的凶狠表情,李世民也连忙表现出敦厚之风,纷纷道:“没吵架,我们没有吵架,哈哈哈哈,小柔没有被吓到吧?”

    小柔腼腆的点了点头,小手忍不住拍着胸口,仿佛放下担心道:“谢天谢地,原来没有吵架。”

    说完之后,先是看向李世民,屈膝行了一礼,十分恭敬的道:“皇后娘娘说,今日阳光暖融,北风并不太冷,所以一家人适合在院子里坐坐,陛下想要喝酒谈事可以在院子里谈。”

    然后才看向顾天涯,声音立马变得温柔,甜甜笑道:“夫君,您也去院中好吗?我们烧了好几个菜肴呢,其中还有您最喜欢的茴香豆,特别适合下酒,特别适合饮酒谈事。”

    顾天涯和李世民对视一样,同时满脸堆笑点头,道:“好好好,我们去。”

    小柔嫣然而笑,转身先行离去。

    但是等她离去之后,顾天涯和李世民登时又脸色一拉,两人各自冷哼一声,彼此挑衅道:“暂且先给家人面子,今天放过你这厮一马。”

    嘴上凶狠的挑衅着,脸上却重新浮现笑容,并且还是故意发出一声爽朗大笑,肩并肩的一起走出了房门。

    后面李建成呵呵而笑,慢悠悠的也跟着走进院中。

    ……

    今日果然阳光暖融,北风并不显得太冷。此时院子之中,已经摆放好了桌椅,并且,赫然竟是摆了两桌。

    首先入眼的第一桌,但见桌子上有一口大铜炉火光喷溅,四周全是菜肴,以及一盘一盘切好的肉片。

    显然这是准备吃火锅。

    但这并非是给男人们准备的。

    原来就在这桌的上首,另外又摆好了一桌酒菜,并且已经温好了酒水,这才是男人们喝酒谈事的一桌。

    当顾天涯和李世民走过来的时候,发现家里的女人们正在招呼孩子,而不远处那些小家伙显然并不想吃饭,于是整个院子之中就响起了女人们各式各样的呵斥声。

    真的是各式各样。

    比如昭宁的呵斥声,透着一股子特有的劲道,怒气冲冲的道:“虎宝宝,是不是屁股又痒痒?我只数三声,立马从树上下来。”

    院中一颗大树上,虎宝宝小脸恐慌。

    又比如长孙皇后,声音透着一股子雍容和慵懒,虽然声音慵懒,但却不容置疑,连声呼喊道:“承乾,青雀,稚奴,我也只数三声,三声之后你们如果还不过来吃饭,那么,自己褪下裤子准备挨打。不要仗着这是在你们姑父家,你们就可以撒欢淘气不听话……德妃妹妹,把我的棍子拿过来。”

    远处三个小东西正玩的疯,闻言登时小脸一震。

    除了昭宁和长孙皇后,院子里还有李氏皇族的其她女眷,各自都在招呼孩子吃饭,有些甚至是亲自跑过去拧着孩子的耳朵揪回来。

    这一幕,显得生活气息十足。

    李建成显然最喜欢这种场景,自始至终一直笑呵呵的看着,顾天涯和李世民则是对视一眼,忽然语带深意轻轻开口道:“难为她们了,生怕我们真的闹起来。”

    精明如顾天涯和李世民者,岂能看不穿女人们的心思,这分明是刻意纵容孩子淘气,以此来凸出两家人的亲情。

    借用亲情,缓冲矛盾。

    她们身为皇族女眷,都知道铸币一事非同小可,故而,她们用了这种聪明的方法。

    甚至就连顾天涯和李世民刚才的争吵,其实也是一种刻意表达亲情的办法,因为无论顾天涯还是李世民都明白,铸币这件事真的是不可轻碰的事。

    若是没有亲情在其中作为缓冲,李氏皇族和幽云顾氏真有可能谈不拢。

    ……

    片刻之后,全家落座。

    顾天涯首先举起一杯酒,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