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两件都要

小说:大夏封神记 作者:剑气书香
    恋上你看书网,大夏封神记

    姒癸仅犹豫了半息,果断指着眼前疑似巫宝碎片的物品说道:“我选这个。”

    在祭坛通过九鼎神符召唤九鼎本体之前,姒癸一定会以自己的计划为主,选择那颗星核。

    当他见识过祭坛恐怖一面后,自然选择相信祭坛的“眼光”。

    祝融博略微惊讶看着姒癸:“殿下确认选这件?据在下所知,这件宝物是某件巫神器碎裂后的一块碎片,因为碎的太厉害,大道气息尽失,所以才会被放在神材区,本身价值不算太高,殿下不如再考虑一二。”

    在祝融博看来,芸妃送十三殿下宝物,目的是为了交好对方,既然如此,何不做的更好一点?可不能因为最终送的宝物差劲而弄巧成拙。

    姒癸笑道:“不知为何,我就觉得这碎片与我挺有缘的,不必考虑了,就它吧。”

    祝融博眼神闪烁,莫非这是件绝世宝物,以往看走了眼,被这位皇子发现了端倪?

    他打算试探一番:“在下看这颗星核就挺好的,殿下不如选它?”

    姒癸轻笑道:“祝融族老言之有理,不如两件都归我如何?”

    祝融博干笑道:“在下无权多送一件,还请殿下见谅,殿下若是都想要,在下回头修书一封给族长,让他开口,眼下只能挑选一件。”

    姒癸微微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先选这块碎片吧。”

    祝融博见状,越发肯定所谓的巫神器碎片另有乾坤,一时竟有点舍不得,继续劝道:“这里有无数上等神材,殿下何必选这件?”

    姒癸脸上笑容渐渐消失:“祝融族老这是何意?是不是本皇子选哪件都得经过你的允许?到底是任本皇子挑选,还是你来决定送本皇子哪件?”

    “或者,所谓的送宝物只是说的好听,实则没半分诚意?”

    祝融博赔笑道:“殿下恕罪,在下只是担心您没选到好东西……”

    姒癸冷声打断道:“你担心?本皇子一生行事,需要你来挂念吗?行了,这件碎片本皇子不要了,走吧。”

    说完转身就走,直接表明态度不选了。

    祝融博还没来得及生出保下宝物的喜悦,心中发慌,追上喊道:“殿下还没选呢?”

    姒癸瞥了他一眼:“选什么选?祝融氏的宝物,本皇子不要了。”

    祝融博闻言懊悔不已,他想要给他就是了,多什么话,再怎么宝贵,不懂怎么用有什么用?

    二话不说,转身将那块碎片送到姒癸面前:“殿下恕罪,在下不该多嘴,请殿下务必收下。”

    姒癸冷着脸望着祝融博,一字一顿道:“为展现祝融氏的慷慨,本皇子两件都要。”

    祝融博赔笑道:“殿下,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先拿一件,后一件等我家族长回信再送给您。”

    姒癸干脆利落道:“要么两件一起给,要么不给,给不给祝融族老决定,本皇子绝无二话。”

    他本来没想过贪心要两件的,谁知这祝融博看着精明的一个人,竟然会主动给他送把柄,他要不抓住机会多敲诈一件,还是人吗?

    眼见祝融博犹豫不定,姒癸默默加火:“地宫有点闷,本皇子出去透透气,祝融族老可以慢慢考虑,先开门吧。”

    祝融博哀求道:“殿下……”

    姒癸根本不想听,强行打断道:“祝融族老迟迟不愿开门,是想将本皇子留在这里吗?”

    祝融博眼中闪过一丝决然,转身将装有星核的盒子送到姒癸面前:“此事是在下不对,在下向殿下赔罪,还望殿下收下和恕罪。”

    回头告诉族长和芸妃,十三皇子硬要两件,不给誓不罢休,为了不得罪对方,只能满足。

    姒癸脸上的冰冷迅速散去,一边收下两个玉盒,语气温和道:“祝融族老也是为本皇子好,一点无礼,本皇子当然不会放在心上,我们出去吧。”

    祝融博一边打开出去的青铜门,一边暗自感叹道:不愧是大宗正看重的皇子,变脸比翻书还快。

    一路无惊无险回到大堂,祝融博发现气氛有些不对,质询的眼神看向祝融宵。

    后者十分委屈说道:“非是晚辈不懂招待客人,他们全然不搭理我啊。”

    这时,姒癸朗声道:“祝融族老,今日酒也喝了,美味佳肴也尝了,宝物本皇子也拿了,贵族的招待,本皇子十分满意,待本皇子回宫,当亲自登门拜谢芸妃娘娘和三哥。”

    “你也知道,本皇子奉父皇和大宗正一会命支援南卿夏利平定三苗叛乱,军情紧急,需尽快赶往前线,就不多留了,等本皇子凯旋归来,再与祝融族老把酒言欢。”

    姒癸拱了拱手道:“告辞。”

    白女票成功,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祝融博有心挽留,可姒癸已经把话说死了,一时让他无话可说。

    最后,祝融博朝姒癸躬身拜道:“方才之事,在下深感抱歉,往殿下莫往心里去。”

    祝融博还是担心好事办成坏事。

    姒癸眨了眨眼道:“方才本皇子收到两件宝物,开心着呢。”

    祝融博先是一愣,接着反应过来,笑道:“殿下开心就好。”

    姒癸挥了挥手道:“那我们走了。”

    旁边夏七会意,冲祝融博点了点头,一手扶着姒癸的肩膀,带着他冲天而起。

    其余三人朝祝融博拱手一礼,紧跟离去。

    ……

    姒癸在高空上吹着凉风,突然感受到怀里一阵火热,伸手探进去,正好摸到刚刚那块疑是巫神境碎片的金属物。

    这到底是个什么宝贝,竟能让祭坛“动心”?

    正当他困惑不已时,脑海里的祭坛迸射出一道流光,穿过他的经脉,破体而出,落在锈迹斑斑的金属物碎片上。

    巴掌大的金属物,仿佛如暴露在高温下的积雪一般,迅速融化,表面的杂质随风飘散,露出里面一团乌漆麻黑的不知名物质。

    姒癸第一时间看向夏七,见他专心致志飞行,并未留意到自己造成了异象,不由松了口气。

    这玩意儿到底是啥,有什么用?

    姒癸百思不得其解时,这团不知名物质突然钻进姒癸体内,顺着祭坛刚才那道流光的轨迹冲入姒癸脑海里,最终在祭坛上方形成巴掌大的一块碎片,稳稳落了上去。

    姒癸忍不住沟通祭坛:“这到底是何物?”

    然而祭坛没有给予回应。

    姒癸……

    接下来的路上,姒癸一直试着和祭坛沟通,可祭坛如同陷入死寂,半点回应都无。

    直到眼前浮现一座巨大的城池,无数旌旗随风飘扬,身穿各式铠甲的士兵进进出出,川流不息。

    城池南门上刻着两个古篆“天南”,却是天南大营到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