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少年情怀

小说:罪恶不赦 作者:莫伊莱
    辛锐这么一倒,康戈赶忙上前扶住他,没让他一头栽倒在地上,然后把他安顿在一旁的椅子上,颜雪在一旁看着,起初以为辛锐是在装模作样,不过随后发现他面色铁青,满头是汗,有气无力的瘫软模样倒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毕竟就这样一个博人眼球起家的所谓行为艺术家,之前接触的时候表现一直都很偏浮夸,要想让他迸发出如此神乎其技的表演能力,还真的是有些天方夜谭了。

    康戈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抓过辛锐的手腕,对着手表数了数脉搏,又向他确认了有没有心脏病之类的问题,在都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去倒了一杯水放在旁边桌上。

    过了一会儿,辛锐缓过来一些精神,哆哆嗦嗦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本来表情还有几分悲恸,结果喝水一不小心呛到了,连连咳嗽,直咳得满脸涨红,等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方才的那种情绪和气氛就也都不在了。

    “这么震惊么?”康戈倚着辛锐座位对面的那张桌子端详着他。

    辛锐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舔了舔并不干燥的嘴唇:“是挺震惊的,要不是你们是警察,应该不会拿这种事来跟我恶作剧,我都觉得有点难以置信,前几天还跟我见面的一个大活人,忽然一下子跟我说这人就死了……换成谁也有点接受不了……”

    “之前你不是觉得她在死缠烂打你么,那她死了,没有人纠缠你了,你不是应该感觉很解脱才对么?”颜雪在一旁毫不留情地揭他的短儿。

    辛锐有一点尴尬,毕竟之前他万万没有想到和自己见面的这个漂亮姑娘竟然会是个警察,现在后悔之前说过的那些话也已经晚了,只好硬着头皮表示:“她前段时间确实是对我有点死缠烂打的意思,但是……我那么说也是有赌气的意思,她毕竟都结婚了,就算离了,我也不可能为了一段学生时代没有办法释怀的感情就把以后都搭上。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 号【书友大本营】 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但是一码归一码,她或者死缠烂打纠缠我,我肯定会觉得有些烦,但是她现在人没了,那毕竟也是我青春年少那会儿心里头白月光一样的人,肯定也是挺难受的。”

    “你对王慧函的感情看来还挺复杂纠结的!”康戈笑道。

    “当然复杂了!我就不信你十六七岁的时候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人生第一次的心动滋味,那能是说忘就忘了的么!尤其是爱而不得,不光不得,人家还瞧不起你,看不上你,你会不会就觉得总好像横在心里,过不去也放不下?”辛锐问他。

    康戈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辛锐这会儿情绪平复下来,头脑也冷静了,逐渐也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你们不会是觉得我对她因为爱而不得,或者是被缠上了甩不掉,所以就痛下杀手,把她给做掉了吧?”

    “这个问题你别问我们啊,不是应该我们来问你么?”颜雪并没有回答辛锐的发问。

    辛锐因为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些紧张,在椅子上坐直了腰杆儿,听颜雪这么一说,他泄气地弓起背,两只手在脸上胡乱搓了几把:“这事儿闹的!感觉我这还有点说不清了呢!

    事到如今,咱们就都坦诚一点,好不好?我把我的想法,我的做法,都跟你们原原本本的说一说,你们呢,也别一个劲儿的诈我,咱们都坦诚一点,沟通呗!

    我先头也承认了,上学那会儿,我对王慧函有过那么一阵子的暗恋,其实也不能叫暗恋了,就是单恋吧,毕竟别人也都知道,谁也没瞒住。

    那时候王慧函在我们班女生里面,又漂亮又傲气,也不光我一个喜欢她的,别的男生也有不少对她有好感的,但是她好像谁也看不上。

    我这个人藏不住事儿,对她的那点好感一来二去的就泄露出去了,她当时是半只眼都没看上我,跟别人说,她这辈子要是沦落到得跟我在一起,那都不如去死算了。”

    说出这个“死”字之后,辛锐似乎是有些后悔的,毕竟现在王慧函已经死了,并且能够让刑警插手的就绝对是非正常死亡,这种情况下这么说难免听起来有些敏感。

    “你那个时候和现在差距很大么?那时候对你看不上眼,现在怎么还死缠烂打上了?”

    “那差距还是挺大的。”辛锐被问到这个问题,下意识地拢了拢自己的头发,随后意识到现在不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这才赶忙把手给放下来,“我那时候各方面条件都很普通,我爸做点生意,那时候刚刚起步,都还没有什么特别多的收益,我么也不是靠相貌能够特别加分的人,王慧函当时正好是最好的年华,青春无敌的少女,我们俩这差距太明显了。

    现在就不一样了,我好歹也是个有一定知名度的行为艺术家,因为在业内的这种名气吧,大言不惭地说,崇拜我的小姑娘,不管多大年龄的。长得多漂亮的,都不少。

    她王慧函呢?当初鼻孔朝天,眼睛恨不得长到天灵盖上面去,高傲得不行不行的,最后嫁了一个做什么什么都不成的老公,要钱没钱,要年龄也一天比一天老,她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都威风,在我面前玩高傲啊?

    所以以前我那是情窦初开,所以一直忘不掉,总觉得被自己第一次心动喜欢的女孩儿看不起,我就始终都不痛快,所以我就拼命的找机会,想要让她能够听说我的名气,知道知道我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说白了我就是想要争一口气,挽回一下自己当年丢掉的自尊心。

    后来见也见了,我们也都了解了对方的现状,她发现我现在也出名了,我家里头条件也不是当初那么小打小闹的小本经营了,我也发现她不过如此,当年的高傲女神,现在天天给人打电话推销手机套餐,所以我们俩对彼此的想法就等于是对调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