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自残一刀

    “圣女什么时候加入的天一门?”在崖禄江大义凛然的出面保护自己的弟子之后,玄清门人群中响起了一一种这样的声音。

    本来微不足道的声音却如同一道惊天炸雷抛湖面,惊起惊涛骇浪。

    一时间,大部分的修真者反应了过来,圣女什么时候加入了宗门?

    圣女怎么可以加入宗门?

    而且是名不经传从未有人听说过的一个深山老林中的小宗门。

    苏瑾白笑了笑,当圣女就是麻烦,什么事情都要和别人解释。

    她自己愿意不行吗?

    北山真君瞟了一眼自己身后闹得很凶的玄清门的弟子们,只用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他们禁声。

    不止玄清门的弟子第一时间闭上了嘴巴,其他的修真者跟世静默地观察这高台至上的情况。

    “无知者无畏,圣女莫怪。”北山真君站在原地未动,动了动嘴唇,情绪不明。

    这就让人看不懂了。

    北山真君刚刚不是已经和圣女决裂了吗?现在怎么又为了圣女斥责宗门之人?

    难道事情还有什么惊天大反转吗?

    再想一想当年圣女和北山真君的恩爱举动,北山真君这个时候也不是不可能回心转意回到圣女身边。

    “懒得跟他们计较。”苏瑾白微微张了张嘴,吐出来一句。

    苏瑾白不以为意,但是举手投足之间还是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北山真君怀里的谢婉卿,看着苏瑾白的目光前所未有的酸。

    就是这个女人,以前和师父卿卿我我,比翼双飞。

    苏瑾白消失了十年,她总以为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能够与她争夺师傅的人。

    今日苏瑾白这样神采奕奕的站在她面前谈笑风生,举手投足之间依旧还是高高在上,如同谪仙。

    谢婉卿明白自己无论是从姿色还是从实力,永远都不可能超越面前这个女人。

    她以为她已经霸占了师父,可是这一刻,心中却再一次忐忑不安。

    “天一门之事,用不到各位来管。”崖禄江作为天一门的掌门人,当然要在这时候显示性的说几句。

    天一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宗门,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不会在此时此刻暴露在大众面前的。

    “你还是想想如何给天门一个交代吧。”

    在天一门的群起声讨之下,再加上圣女的加持,谢婉卿明白玄清门不会落下什么好处,但她抬头看了一眼比她高半头的师父,心里如同往常一样安稳。

    师父一定有办法,师父一定能够保护她。

    “好。”

    被谢婉卿给予了无穷厚望的北山真君,轻轻的从她手中抽出了那一比粉色轻盈的桃花剑。

    谢婉卿一刹那有一些失神。

    她知道自己这把剑是怎么来的,更知道这把剑原本应该属于谁。

    那一刻,她看着师傅的眼神,最终不再安稳。

    苏瑾白挑了挑眉,北山真君不会这个时候说自己回心转意,想把这把别人用旧了的桃花间还给她吧?

    就在众人不解之时,只听刺啦一声。

    北山真君用桃花剑划了自己的衣裳。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桃花间插入右臂裸露的皮肤之中。

    鲜红的血液汩汩的流了出来。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