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看门鬼的传说

小说:荒诞推演游戏 作者:永罪诗人
    队员们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这里的氧气充足,出人意料,空气潮湿中带着一丝清凉。

    虞幸双手拨弄两下水面,抬头望望,总觉得壁顶似曾相识,好像在哪儿见过。

    只是凭借他现在越来越模糊的记忆,他也不记得自己是很久之前进入过相似的地方,还是在棺材里躺的那几分钟里经历的了一些东西后忘掉了。

    不多时,石台上站满了一个个穿着紧身衣的人,等确认安全,他们纷纷把紧身衣脱下,放在防水袋里,藏在了石台边缘的水中,用钩子钩住。

    这样既不会被发现,又不会到时候没装备穿。

    虞幸也打算上岸了,他往前游了一点,突然察觉到水里一道与他方向不一样的波纹。

    向后的水波悄然滑过他的小腿,某样东西从他腿边经过,但是没有走远,一直在他腿边徘徊。

    “……”他动作一停,眼睛朝下看,可惜水面黑暗,只能倒映出他自己,看不见底下有什么东西。

    正因如此,未知才最使人恐惧。

    “奇怪,一路上没见到水里有鬼物啊,难道是别的路进来的。”他心里很清楚这不是错觉,水下的东西不仅缠他,好像还伸出了手去碰他。

    ——就这么一小刻的停顿,虞幸就被水里的东西察觉了。

    他感觉到小腿处绕上来一些柔软而奇怪的东西,紧接着——一股向下的推拽力量突然涌出,让虞幸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下一沉。

    那东西想把他拖下去!

    虞幸心里倒是不慌,但是随着下沉的趋势,他胳膊下意识拍打在水面上,引起了上岸的同伴的注意。

    阿什最先发现异常,口中喊了句什么,立刻拔出短刀跳回水里,往虞幸的方向游去,其他人也反应过来,李爷骂了句脏话,快步走到河边接应。

    “阿什,把San拉上来之后迅速上岸,别在水里和任何怪物战斗!”卡洛斯不知道虞幸水性如何,他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一只纸人,原本白皙好看的小纸人全身都浸透着一层潮意,像是被水淹没过。

    卡洛斯的纸人对别人的效果不如对他自己,而且每使用一次都很耗费心神。但是他显然已经在帮虞幸分担伤害了。

    虞幸用不着阿什赶过来,他手在腰间一摸,带出了出鞘的唐刀,笔直刀身透着戾气,朝腿边砍下。

    “噗嗤。”

    刀锋砍中了某个东西,虞幸腿上压力一轻,他浮了上去,被阿什拉住。

    血色蔓延到水面上,染红了视野,在石台上的几人瞳孔紧缩,只有卡洛斯疑惑地拎着纸人瞧,他的纸人没有流血。

    应该不是虞幸受伤。

    卡洛斯心里门儿清,看来,流血的是偷袭虞幸的东西。

    啧啧啧。

    阿什看到水面涌上来的血,惊疑不定地检查了一下虞幸:“你没事吧?是什么东西?哪儿受伤了?”

    “没事。”虞幸在腿边抓了一下,拿到面前来,他抓到了一大把头发,发丝打着结,一捆一捆纠缠在一起,“血不是我的。”

    他右手上的刀十分有威慑力。

    “天呐!”阿什看到头发的第一反应是拉着他往石台上游,虞幸被他带着,乐得轻松。

    “San,你的腿一定受伤了。”

    石台上的张叔伸出手,像是打算把他拉上去。其他人紧张兮兮分散站着,盯着虞幸目不转睛。

    虞幸眨眨眼,看看张叔伸过来的手,又看看一撑就能上去的石台,象征性地握了一下,在张叔懵逼的眼神中收回手,自己爬了上去。

    他别说受伤了,浑身上下连衣服的一个破口都没有,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他是非常真实的,一丁点儿伤都没受。

    “……”张叔尴尬地擦了擦衣服,装作若无其事,“所以,刚才怎么回事?”

    阿什:“水里有东西,很长的头发!”

    “可能是水鬼?”虞幸品味了一下,“有头发,有手,可以很久不换气,反正不会是正常东西。”

    众人:“……”这不废话么!

    “我把它刺伤了,想必它现在已经跑了。”虞幸并不在乎这个小小水鬼,和怪鱼比起来,它就像过家家一样,他就算停在那里任由水鬼往下拉,这水鬼都淹不死他。

    只是,这水鬼也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久,男女也不定,虽然拥有一头长发,但是挂在外面的他们的尸体也都是长发。

    虞幸眉头微皱,想着,刚才应该顺势下潜看一眼的,阿什发现得太快了。

    “水鬼什么时候跟上来的?”卡洛斯喃喃道,按了按通讯设备,“你们在屏幕里看到没有?”

    外面是诗酒在看着,她的声音从设备里传来,有点失真。

    “没看到,画面里没有闪过奇怪的东西,它绝对是从里面出来的,而不是从外面跟上你们的。”

    这也正常。

    水鬼众人多多少少都见过,以前下的墓里,只要和水有关,无论是墓主人布阵还是后人捣乱作怪,都很容易养出水鬼。

    水鬼也分强弱,此处这只水鬼拉住虞幸都没能把虞幸怎么样,算是比较弱的了。

    “有一只就会有第二只,这墓里风水不好,容易养出东西。”林低声提醒道。

    “嗯,后面在墓宫里看见水都留个心眼,里边指不定有些什么玩意。”李爷点点头,目光在虞幸握着的唐刀刀刃上一点,又称赞道,“San,你这刀是哪儿的货?实在漂亮,是个宝贝。”

    在李爷口中,哪儿的货等于哪个墓里挖出来的,虞幸笑笑:“之前在别人手上买的,那时候我和卖家都不识货,对方把这刀当个工艺品卖了,这刀的锋利,还有刀身上的血槽,都是我后来才发现不简单的,具体哪个墓,我还真不知道。”

    “这运气可真是逆天了啊。”李爷咋舌,羡慕不已,也不清楚到底信了几句。

    小小的插曲过后,众人整理好身上的装备。

    还好虞幸的刀和画筒已经分开用防水袋保护过了,不然刚才抽刀是必要让画筒进水,里面的纸笔就不能用了,现在,东西都好好待在他这里。

    眼镜男指了指石门,门内光亮幽幽,看颜色,应该和壁顶上的夜明珠是一样的:“门口没人,我看了半天了,先进去的人应该已经深入,我们暂时遇不上。”

    “那可不一定。”林摘了眼镜,抹了把脸,“万一墓宫里面有迷宫走廊,那我们随时都有可能和其他活人碰上。”

    “还有其他死人。”阿什补充。

    不管有没有迷宫布置,他们都是要进去的。

    李爷鼓励地看了眼镜男一样,很自然地走到最前面。

    在场人当中,就张叔和李爷资历最老,尤妮卡虽然来自国外,不讲究资历,但是她终究是个正经历史学家,以前也没干过盗墓的活,经验不足,所以也听这二位指挥。

    “现在人都到齐了,我们出发吧。”李爷大力推开石门,手臂上青筋暴起,可以看得出,石门其实是很重的。

    眼镜男刚才是怎么一下就推动的?

    虞幸跟着凑近,打量了一下锁眼,发觉锁头其实连接着一个机关,只要机关启动,门就会自动打开一段距离,所以,推门的话刚开始那一小段距离会轻松一点。

    勉强合理,虞幸将一瞬间对眼镜男滋生出的怀疑压回心底,垂下眼皮。

    众人一个接一个进入石门,门后是一个大型石室,四四方方,每一边都有一条甬道,数颗夜明珠如星星一般点缀在墙壁上,虽然上头蒙了尘,但依旧纯净光明。

    最吸引人的却不是神秘的甬道或者漂亮的、价值连城的夜明珠,而是在石室正中央摆放的一口棺椁。

    这口棺椁十分正式,前大后小,从虞幸的视角看,它就像是一根半边圆木。

    没人直接上去碰棺材,因为地面是石头,一旦有缝隙就会看得比较清楚,他们都没瞎,能看到棺椁四周的地面上有一些线条生硬的缝口,明显卡着什么机关。

    类似于一踩上去就会触发箭矢的那一种。

    “这棺椁里头又放着谁?”张叔先是看了尤妮卡一眼,而后转向林,“你们有什么想法没有?”

    “这里是墓宫入口,棺椁放在这么显眼的位置,很显然棺椁里葬着的人本身地位不高,但它又足够重要。”林眼神飘忽,似乎正在心里疯狂进行风水测算。

    “林说得对,这种布置不得不提一提我研究过的古代历史。”尤妮卡上前一步,是分析向往地望着棺椁,提到自己的研究领域,眼中闪着光似的。

    具体的历史她说了虞幸也不知道,就顺带听了这么一耳朵,总结起来就是,在这个世界的一千二百多年前,有一种很流行的墓葬方法,当时有实力的大户人家喜欢在自家陵墓的入口处摆上一口棺,棺中躺着的人叫做“看门鬼”。

    这个看门鬼生前必须是强大又极为衷心的人,亦或者强大又极度奸诈的人,两种选择有点极端,但是都可行。

    墓主人死后,后人将墓主人放入墓中,再将活着的看门鬼人选封死在棺材里,摆在入口大门后。

    这个人选一定不能提前知道自己将陪葬,无论是衷心还是奸诈,前者因为被背叛,后者因为本身不甘,都会化为极为可怕的恶灵,游荡徘徊在墓宫里面,盗墓贼要是来了,触发机关,一定会被看门鬼发现,然后杀死。

    恶灵产生的原因是不甘和憎恨,为了不让看门鬼把怨气投到墓主人身上,看门鬼所在的棺椁周围一定要设置迷阵,这样的话当盗墓贼不小心唤醒了看门鬼,看门鬼也只会在迷阵中找到逃不出去的盗墓贼,而找不到墓主人沉睡的地方。

    可以说那段时间,看门鬼习俗风靡全境,这也导致了后世考古时,最怕遇见也最想遇见的就是一千二百年前那段时间的墓了。

    尤妮卡骄傲地说:“这些本事都是奇迹!我们考古最怕这种墓,因为看门鬼本身的存在就容易伤到人,但是我们也最期待这种墓,因为它的秘密太多了,每一座都能给我们带来无尽的知识与珍贵资料。”

    不是每个看门鬼都能被成功设置下去,等当时的王朝覆灭,后来还有很多人试图模仿这样的做法,却无一例外都失败了。看门鬼被永远留在了历史长河中这短短十几年中,珍贵无比。

    除去学术价值,盗墓贼最怕的墓地元素中,看门鬼当之无愧排在前五,每当看门鬼的棺材出现,就代表着这次盗墓从开头就不会顺利,因为全被迷宫“搅和”了,迷宫难走,更何况不知哪里就藏着一个已经死亡的看门鬼等着他们。

    “被发现会怎么样?”林有点好奇,他听得很认真,但有一些没懂。

    “被发现?”尤妮卡愣了一下,回想道:“被发现的话,什么症状都能有,失魂、晕倒、失忆、死亡……我有个前同事,他就是在考古时遇到了看门鬼,死活跑不出去,迷宫一样的,出来后就得了抑郁,而且精神不振,记性也变得很差很差,一看就知道难以下墓后被东西坑了。

    ”后来他请他老家那边的巫婆给他治疗,这才勉强保住一条命。”尤妮卡姿态随意,带着笑意,“不过那一次我们找到了很多和别的墓不同的东西,收获很大。”

    想避免这种灾难只有两种方式,第一种,在他们的棺材找到机关范围之后,避开机关,对着棺椁跪下,诚诚恳恳磕三个响头。

    看门鬼念在这人尊重他的份儿上,不会主动上来打架,前提是没有规定他不勇结伴。

    第二种,解开棺椁附近的机关,按照正确步骤让机关陷入睡眠,他们就可以随时随地站在这,不必担心什么。

    “这传说我也听说过,看门鬼凶得很,不比毛粽子差,咱得小心点。”张叔道。

    “既然这么危险,那不碰它不就好了吗?”阿什不太了解本国习俗,疑惑出声。

    “呵呵,小子,你可别把古人想得太蠢,棺材里藏着宝贝哩。”李爷一笑,阿什就知道,这棺材他们还非开不可了。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