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小事

    地狱,亘古者希勒略的体内。

    “那么,今年的例行问答也完成了,我就先行离开了。”陆恩对着其他君王行礼,随后传送离开。

    紧接着,他开始收拾打扮自己,换上除了好看之外只有痛苦的礼服。

    卡拉在旁边帮忙,朱尔法勒和维西诺在旁边捣乱。

    在维西诺这个好奇小子第三次问宝石为什么会折射的时候,朱尔法勒这个捣蛋鬼把床单弄碎点燃之前,心烦的卡拉把他们两个全都丢出了房间。

    这下朱尔法勒解脱了,她欢呼一声就扑棱着翅膀蹿了出去,飞去抓蛙了。

    维西诺瑟瑟发抖的缩在门口,靠着大门,肉乎乎的身体蜷缩成球形体,思考着自己为什么让妈妈生气了?是因为姐姐?还是因为自己?

    不过他并没有思考太久,因为朱尔法勒马上飞了回来,把弟弟抓起来,叫嚷着:“在这儿蹲着干什么,过来帮我把它们揪出来,一会烤的时候分你一半!”

    毕竟还是孩子,维西诺也没忍太久,很快就和姐姐一起去抓杀人蛙去了。

    毕竟,其实挺好吃的……

    现在地狱营地周围这一圈的沼泽,就是两头小龙的后花园,除了蛙类之后,他们还成功学会了在淤泥里游泳,以及飞行战斗,毕竟是黑龙,他们其实是很喜欢沼泽这种环境的,在这里更容易放得开。

    总算把两头皮实的小龙丢出去自己玩了,卡拉终于松了口气。

    说老实话,虽然孩子们已经十多岁了,目前已经可以自由飞行而不会落下,身体也开始逐渐成长了。

    他们会在三十岁左右从幼年期进入少年期,那时候他们就不会是现在的小狗狗大小,在少年期,他们的身体会迅速发育,从萌萌的肉团子变成高头骏马大小,开始长出利爪尖牙,鳞片变厚变硬,真正具有等级4以上的战斗力。

    “很有活力,是吧?”陆恩笑着说道。

    他可是知道卡拉带孩子的痛苦的,尤其是这俩孩子都不是什么省心的货色,朱尔法勒也就算了,只能算是普通闹腾,也就拆个衣柜撕个床单大不了喷个火把厨房弄爆炸,大体上来说还算是在掌控之内。

    但陆岳,也就维西诺,他可就让卡拉头痛了,每时每刻他脑袋里都有一堆问题,虽然不闹腾,可缠着妈妈问问题的时候,饶是卡拉可以获得“博物3”和“学识3”,有时候也很难解答那些问题,可偏偏他喜欢追着问,总不能让他别问了吧?

    所以,卡拉一度痛苦的选择随身揣一本魔导书和大导师的博物志,随时翻阅,随时查询,以满足维西诺的“小小好奇心”。

    其实陆恩在旁边看着还挺乐呵的,平常谁也不爱搭理,一直冷着个脸的卡拉被孩子折磨的头痛欲裂的表情实在是非常可爱。

    不过,孩子们都不怎么亲他。

    很正常,他和孩子相处的时间太少了,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各处奔波,为了保证计划的实行,他需要四处来来去去,谈判,决策,谋划,大部分时间都要消耗在思考上。

    他不敢放松,也没有资格放松,下面恐怕有以亿来计算的人都会受到他每一个决策的影响,每一步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没有时间和孩子们处理感情。

    所以,他们都很亲妈妈,面对爸爸的时候却都很拘谨,尤其是维西诺。

    这或许……只能留给以后弥补吧。

    最起码现在,他没有放松的时间。

    卡拉很快给他穿戴完毕,看了一眼水厂那边,有些担心的问道:“所以……这就要去帝都了吗?”

    “水厂已经完工了,该回去述职汇报了。”陆恩看着正在帮自己系领结的卡拉,摸了摸她的头,如此说道。

    八年过去了,规范法通过了,所有的事情已经完备,只等待冥河水厂带来最后的一击。

    这一击是什么呢?

    很简单,就是狱冰。

    当狱冰重归城市,就连那些因为规范法进城的农民,都会失去议价权,和工人一样,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人,会成为“无用”的。

    那时候,帝国的绝大部分人,都会因为“工业”和“魔导技术”的双重应用而失去自己仅有的那些赖以为生的东西。

    由于以前存在过的工业劳动和农业劳动的结合已经解体,曾经分解成小块土地的形式,已经全部消失,土地都集中到国家手里,小农被占优势的大农的竞争所排挤,他们和小资产阶级及以前过着小康生活的工人一起破产了。

    小农不再像过去那样自己就是土地所有者或佃农,他们被迫抛弃了自己的耕作,到帝国的官方指定农场那里去当雇农。

    他们的新的状况虽然比过去坏,但是还算过得去,毕竟,工业人口的增长和工业的发展是步调一致的,虽然不断的有人在竞争内卷里失败,但快速发展的工业能够在很快的时间里将这些逐渐到来城市里的人都吸收掉。

    不过——,说到底,职业者配合流水线,只能说是真正“工业”的雏形。

    在狱冰恢复供应之后,魔导机械真正参与到工业生产的时候,那时候,才是真正可怕的瞬间,才是“工业”这头恐怖巨兽张开獠牙的时候。

    有多恐怖呢?这么说吧——

    在另一个世界,人类在石器时代经历了十数万年,才终于步入奴隶制社会。

    在奴隶制和封建时代浑浑噩噩了四五千年,才进入到了第一次工业革命。

    然后……工业革命开始,两百年后,人类取得的进步超越了之前十几万年进步的总和,技术和生产力的爆发瞬间摧毁了过去所有的宗法,传统,让时代步入了日新月异的极速转变,以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速度,直接将田园牧歌击溃,撕碎,整个社会飞一般的朝前进步。

    而这个世界,有着职业者和魔导机械这些前置准备——

    一旦真正的工业革命开启,陆恩甚至都不敢去想象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那将是一个……真正的,毁灭性的时代,过往的一切都会烟消云散,曾经的所有都会在工业这头巨兽面前低头俯首,为之让步!

    陆恩甚至开始可怜那个皇帝,时代的局限性让他居然指望愚民去摧毁宗教?

    可陆恩知道!根本不需要!

    一旦工业真正开始迈步,任何宗教,任何组织,甚至包括帝国本身,都会成为过去式,变成时代前进所留下来的渣滓!

    那时候,就是他要行动的时候,就是他接近三十年来的努力一朝爆发的日子。

    靠武力,是无法颠覆帝国的。

    能够颠覆帝国的,只有时代进步那不可抵御的车轮。

    当车轮碾压下去的时候,一切传统阻力都是螳臂当车。

    很快,生产机器的不断改进已经不容许工业全部吸收来自农业区的过剩的劳动人口。

    从那时起,从前只是在工厂区才看得到的贫困现象,将会广泛的在农业区出现。

    那时候,农业区会成为慢性贫穷的发源地,而工厂区则成了长期且周期贫穷的发源地。

    不过,在此之前,该做的还是要做。

    “述职报告……”卡拉的神色更担忧了。

    因为,她知道,在述职结束之后,冥河水厂就可以动工了,之后要不了多久……眼前这个人策划的一切就要爆发开来,平静的生活就要结束了。

    才二十年啊,这样的生活太快了,她舍不得。

    不过,她不会阻止他的。

    “那么,我出发了,孩子们就交给你了,利维娅那边……你有空的话也可以多去去,我在帝都这段日子,就不要和我联系了。”陆恩笑了笑,没有露出担心的神色,相反,他显得很自信。

    “嗯……”卡拉点点头。

    “你看,他们还在抓青蛙呢。”陆恩指了指窗外。

    卡拉扭头过去,从打开的窗户透出目光,她一下就定位到了两条小龙。

    他们正在尝试运用新的战术。

    因为杀人蛙也不是弱者,平均都有等级1的战力,他们需要制定战术,利用环境才能够成功抓到。

    看了一会,她回身。

    刚刚还站在身边的人,不见了。

    眼前的人消失不见。

    因为,传送很方便,让他不需要推门就能离开。

    “唉……”叹气声传来。

    她最近越来越多愁善感了,可她无法克制。

    希望,一切都好吧。

    ————————————

    一天后。

    在帝都的皇城。

    一批批力士,约莫上千人,每个人都举起一人多高的号角,吹响了仪式的前奏。

    洪亮而宏伟的声音穿透整个帝都,让整个帝都的地面都在声波的影响下微微颤动,好像地震一般。

    教会最顶尖的吟诵者——圣女,吟唱起高昂的歌谣,优美的旋律虽然并不刺耳,但居然神奇的压制住了周围所有的乐器。

    悠长的音调透彻云霄,气势雄伟,音色优美,宛若管风琴一般雄伟磅礴的音高顺着空气传到帝都周围数十公里。

    帝都的人们纷纷惊叹,为这样美丽的声音而互相感慨。

    “唱歌了!唱歌了!那就是圣女的歌声!”

    “这……这比我听过的乐会还要震撼,这趟帝都真是来值了!”

    人们交头接耳,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聆听这样的歌声,还有比这更浪漫的事情吗?

    许多人早已慕名而来,虽然他们无法亲自参加仪式,但他们早就知道今天有这么一场盛大的欢宴将会开始。

    帝国最顶尖的表演艺术家们都会到场,到时候肯定会很热闹。

    至于为什么这么大阵仗的原因嘛——

    实际上,早就已经炒的沸沸扬扬了,冥河水厂,终于建成了。

    自从上次冥河水厂被炸之后,帝国迎来了一次物价飞涨,甚至被迫采用大量低等级职业者,硬生生用人工来弥补产能。

    还好,最后突然出现了流水线生产这一开创性的机制,总算是把生产稳定下来了。

    而这一次,最新的,比之前规模要大好几倍的新水厂落成,在帝都就要开始举行盛大的仪式来庆祝这一壮举!

    帝都的贵族圈子举国欢腾!

    新水厂,无尽的狱冰!新的生产机制,未来无比广大的前景和数不尽的利润!

    所有贵族都看得见之后的美好生活,他们都发自内心的盛赞,欢呼雀跃!

    而他们正在庆祝,欢宴,陆恩则单独跟皇帝在一起。

    作为督建,他还要述职。

    “当初给你规定的时间是二十年,你十八年就完成了任务,做的很好。”皇帝看向外面,背对陆恩说道。

    “二十年实在是过于宽裕了,按照原本的计划,实际上应该是要在十年之内完成的,不过我也没有料到天界和地狱会突然开战。”陆恩站在后面,不卑不亢的说道。

    “不,这场战争原本就是预定要爆发的。”皇帝不再看着外面,转而看向陆恩。

    他两鬓斑白,皱纹深深的刻在脸上,显得威严又稳重。

    记得三十年前,他亲自下令剿灭魔物之王的时候,还是那么年轻,意气风发,那时候的他不过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人,朝气蓬勃。

    而现在,已经五十多岁,正在朝着六十岁进发的皇帝,虽然看起来更符合一个帝皇的模样,但还是让陆恩忍不住感慨。

    这些弱小短命的人类,竟然可以让他这种长生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帝国的皇帝,按照传统是不能延寿的,除非他能依靠自己达到蜕变生命本质的程度,自然延寿,否则虽然权高位重,但该什么时候死,就得什么时候死。

    这传统由初代皇帝亲自定下,不朽者亲自维护,没人可以推翻。

    “预定要爆发?此话怎讲?”陆恩故作疑惑的问道。

    虽然他很清楚个中原因,甚至地狱这边的动机还是还是他一手挑起来的,不过在皇帝面前,知道的越少越好。

    “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你不用多问。”皇帝摇头,并不准备说故事。

    “也好。”陆恩也不追问,老实的跳过了这个话题。

    “那么,说说你在地狱遇到的事情吧,述职报告我已经看过了,但有些事情,我还是要当面问问你。”皇帝说道。

    “请说吧。”陆恩微笑颔首。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