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2节-夜战

小说:都市剑说 作者:华表
    石博学组长的担心是正确的。

    当夜,盐湖城黑帮铁手会就摸到了郊外的这座小农场,对于这些地头蛇来说,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附近当然不止行动组所在的一个农场,大大小小的农场足有十几个,许多被惊动的农场主和家人都拿出了家里的枪支弹药,提心吊胆的看着那些车头灯光呼啸而过。

    偷袭是没有的,哪怕动静小点儿都是高看了这伙乌合之众,连巫师们的暗哨和多种警戒手段都没用上,汽车和摩托车的轰鸣喧嚣直接打破了方圆数里范围内的夜深人静,农场里面的人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还没等对方挨近,就准备充分的启动了预定计划。

    铁手会的人开着车闯入加拿大行动组所在的农场后,二话不说,抄起家伙跳下车就干,乱七八糟的枪支响成一片。

    数条火鞭突然从斜刺里扫过来,在猝不及防下,铁手会的人被扫到了七八个。

    黑灯瞎火的,乱飞的子弹若是没有曳光弹相伴,完全是漫无目标,天晓得飞到哪里去了,命中率自然不高。

    可是架不住华夏人这一边的机枪多,交叉的弹道反复抽打,一片鬼哭狼嚎此起彼伏,载着黑帮分子们气势汹汹杀过来的车辆很快有好几辆燃烧起来,升腾起熊熊火焰,将黑帮分子们的身影照射出来。

    “呵呵,太高看他们了啊!”

    李白手里端着一个盆子,里面盛满了新炒好的腰果,当成炒花生一样,时不时往嘴里扔进一个。

    他在看戏呢!

    背靠厚厚的沙袋墙,身边放着一杆填满子弹的ak-74。

    不断有子弹带着尖锐的呼啸从沙袋墙上方掠过,或者一头钻进沙袋里面,被里面的碎石泥土生生扼止住最后的势头,全部都是流弹。

    那些铁手会黑帮也拥有一些非法的自动武器,嗷嗷直叫的进攻势头还是比较犀利的,可是却做不到像行动组这边那样齐整,他们的对面则是清一色的制式军火。

    黑帮分子们即便有自动武器,也不过是四五支的数量,而且很分散,其他的全靠霰弹大喷子当家撑场面,大概在来之前?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农场里面竟然卧虎藏龙?否则早就倾尽家底,多准备一些自动武器?甚至是重火器前来强攻。

    尽管美国官府对民间枪支的管理似乎并不怎么上心?但是对自动武器的监管还是十分严格,不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什么问题。

    只要现钞到位,反坦克导弹都能给你搞到。

    但是现在再来想这个问题?晚了……

    探出身子打个大长点的赵子午又换了个射击位置?转过头冲着摸鱼的李白说道:“是啊,今天晚上要死不少人,这么大的动静,你的律师能搞定吗?”

    他主要担心善后问题?就怕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乌合之众给拖住手脚。

    行动组的巫师们竟大半都有过民兵的经历?自然不是第一次摸枪,别看是ak系枪族,谁让华夏军工体系多多少少带有一些俄系血统,哪怕换了不知多少代,这种味道依旧还在?根本不需要太多的操作适应,不论是ak-74还是pecheneg-sp?基本上都能直接上手。

    有的人连高射机枪,40火甚至是步战都玩过?扔个手榴弹就跟玩儿似的。

    幸亏子弹备的多,几口箱子?过半都是弹药箱?只为了这一仗做准备?可以敞开了可劲儿造。

    李白满不在乎地说道:“私人土地上的正当防卫,哪怕总统来了都不好使!只要钱给到位,有的是人背锅!”

    他的话代表了欧美人流传已久的一个潜规则,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

    守护私人土地,不论做什么都是合理的,如果受到威胁,完全可以拿起武器捍卫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这是宪法授予每一个美国人的权力。

    只不过这座农场的主人介不介意自己的土地上血流成河,就不知道了。

    在资本主义世界,一切都是可以谈钱的,贿赂不叫贿赂,叫合法游说,背锅自然有背锅的价码。

    “投弹准备!~给他们来一记狠的。”

    石博学组长的声音远远传来。

    这一回已经不再满足于自动武器的火力强度,而是要开大!

    都到了眼下这个节骨眼儿,什么讲道理,和为贵,都特么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这些可都是穷凶极恶的黑帮分子,从城里跑这儿,可不是来参加什么party的。

    “手榴弹,快!”

    赵子午手忙脚乱的摸手榴弹。

    拧盖儿,抽绳,随手一丢,轰!

    致命的弹片四飞,惨叫声响起了一片。

    华夏人最擅长的就是排枪齐射,一窝蜂的手榴弹。

    论起军事素质,行动组里面年纪最大的老巫师都比那些只会瞎鸡勃鬼叫鬼叫的小流氓要强,哪怕没子弹了,后者也只有挨枪托的份儿。

    四十多个大叔大伯大妈火力全开,占尽了压倒性的优势,傻乎乎一头撞进口袋包围圈的黑帮分子们反倒是伤亡惨重,溃不成军。

    看到李白还在继续丢腰果吃零食,身边的ak一枪未放,手榴弹也好端端的倒放在地上,赵子午疑惑地问道:“你不扔么?”

    “人都炸飞了,还扔个毛!”

    李白连看都不看一眼。

    在他的兜里,一块巴掌大小的紫砂阵盘正在发出微微的亮光。

    琉璃心直接投射到千米开外,就像雷达一样不断扫过整个农场,将实际情况即时反馈回李白的心神中。

    有多少黑帮分子,正处于哪个位置,什么姿态,拿着什么武器,有多少弹药,全都一清二楚,这会儿就算再扔手榴弹,充其量不过是炸尸体罢了,没有任何意义。

    这些黑帮分子们仗着一时的血气之勇,埋头猛冲,恰好闯入了手榴弹的投掷距离内,这一波炸得那叫一个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仅仅是第一轮,就已经将这伙黑帮分子们冲昏了头脑的热血给炸得点滴不剩,刚杀进农场的时候,足足有两百来人,这会儿只剩下百来人,其他的都变成了一缕缕的枪下冤魂。

    黑帮分子虽然悍勇,可终究不是什么正规军,鲜血和死亡让他们终于冷静下来,一个个开始知道后怕,不由自主的往农场外面退却。

    更重要的是,这一通憋屈至极的烂仗还没打完,黑帮分子们携带的弹药已经开始捉襟见肘。

    铁手会的老大伊恩·梅塔斯此时此刻不见了踪影,是生是死完全没有人知道,群龙无首让黑帮分子们不知所措,进攻也不是,逃跑也不是,场面一度陷入了混乱。

    农场外面突然枪声大作,乒乒乓乓的弹幕横扫过来,猝不及防的黑帮分子又倒下了一片。

    “什么情况?”

    原本已经暂时告一回合,迅速减弱的枪声毫无征兆的再次激烈起来,让石博学大吃了一惊。

    他当即拿起对讲机询问充当暗哨的人。

    “好像是附近的农场主,他们开着皮卡,正在攻击那些黑帮,嘶,还有六管加特林!”

    埋伏在暗哨位置的人并没有加入战斗,他们备配有李白提供的军用望远镜,可以在日常光学,夜视和红外热成像等几种功能之间自由切换,在夜视模式下看清楚了那些来自于附近农场的车辆,穿着打扮与那些花里胡哨的黑帮分子完全不同。

    尽管这座农场的主人不在,临时将农场租给了加拿大行动组得人当作营地据点,但是同气连枝,附近的农场主们自发性的集结起来,向这些不速之客的黑帮分子们发起了攻击。

    这帮种植户和养殖户,没有一家是好欺负的,出了名的爱团结。

    弄明白清况的石博学有些傻眼和不知所措。

    -

    zn03251zxs